首頁 »
2007/08/26

[轉載] 上合峰會及聯合軍演 :順路友誼沒人當真


http://www.epochtimes.com/b5/7/8/26/n1813609p.htm


【大紀元8月26日訊】北京與莫斯科在近期透過「中國俄羅斯年」、「俄羅斯中國年」、「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議」、「六國聯合軍事演習」等一系列大動作,努力對外,尤其是向西方展示兩者間的友好信任、緊密合作關係,但相互間的關係錯綜複雜多變,甚至使得雙方本身也感到棘手。目前,中俄之間在武器交易、能源合作、經濟發展、遠東移民、民間貿易等各方面,均已矛盾重重,競爭遠遠大於合作,這使得中南海與克林姆林宮對於展示友好合作的努力,看起來就像一曲鋼絲上的「探戈」。

===========================
上合峰會及聯合軍演 :順路友誼沒人當真
文:吳興(新紀元周刊)


近日來,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擴大會議和俄羅斯西伯利亞六國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頗為世界關注,甚至有西方媒體驚呼:「一個對抗西方的『東方北約』已經形成」。然而種種已經浮上臺面的幕後消息顯示,這種上合組織成員努力對外展示的表面的相互間信任與團結合作,仍然只能被認為是「美麗的傳說」,順路友誼,沒人當真。

「為不同目標,我們走到一起」

於八月十六日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甚凱克結束的此次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除了該組織的六個成員國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之外,還有土庫曼、伊朗、阿富汗、蒙古、巴基斯坦、印度,以觀察員身份參加。頗為外界關注。

俄羅斯「消息報」發表文章指出:「在上海合作組織中,中國試圖在中亞擴大影響力,俄羅斯在找與西方對抗的朋友,中亞各國在找賺錢的機會,而印度與巴基斯坦在找能源供應者,伊朗則在找保護者……」。簡而言之一句話:「上海合作組織:為了不同的目標,我們走到一起來了」。

在俄羅斯媒體對於上海合作組織成員之間關係的描述中,我們看到了那種類似「大篷車」公共汽車裏乘客之間的「順路友誼」:大家都肩併肩坐在一起,卻是各懷心腹事;大家都相互客氣、寒暄,但決不放棄各自的利益;大家可以熱熱鬧鬧,甚至一起歡歌笑語,但到站下車走人,絕不會有絲毫留戀,沒有人會把這種「順路友誼」當真。




八月十七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在俄羅斯車裏雅賓斯克舉行 軍事演習。中共軍隊抵達俄羅斯國境之後,所有武器必須全部交給俄羅斯方面保管。 (AFP/Getty Images)

「您好!繳槍不殺!」

七月十七日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在俄羅斯車裏雅賓斯克舉行聯合軍事演習,被中共媒體稱為規模龐大,展示了各方合作的親密無間。與此同時,多家媒體披露的點點滴滴細節,如冰山一角,勾畫出了此次聯合軍演各方的真實情況。

香港「鳳凰衛視」等多家媒體均報導轉載了此次上合軍演的內部消息。中國軍隊抵達俄羅斯國境之後,剛剛聽到俄羅斯口音的「您好!」之後,就被俄羅斯方面命令「繳械」:所有武器必須全部交給俄羅斯方面保管。一千六百餘名中國官兵只好空手繼續前往軍演地。

士兵被繳了武器,就好像武士沒有了寶劍,游泳健將沒有了泳褲一樣,雖然能夠繼續參賽,但總是讓人覺得好像少了一點兒什麼似的。如果繳械是慣例的話,為什麼上次聯合軍演,俄羅斯部隊進入中國邊境的時候,就沒有被「繳械」的消息傳出?

除了陸軍,參加演習的中國空軍也得到了俄羅斯方面同樣的命令,中國空軍八架殲轟七型「飛豹」戰機,八月一日在俄羅斯境內降落之後,俄羅斯方面即禁止中國戰機掛彈飛行,命令中國戰機必須卸下所有彈藥,否則禁止繼續飛往演習地點。面對俄羅斯方面的「繳械」命令,中方開始時拒絕依從,雙方交涉兩個多小時,最後中方讓步。

如果說俄羅斯人還是在說了「您好!」之後才將中國部隊繳械的話,那麼另一個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哈薩克斯坦則是連個「您好」也沒有。本來在中國新疆開始的聯合軍事演習,中國軍隊穿越哈薩克斯坦抵達俄羅斯的車列亞賓斯克,是條便捷的直線,但是在多次反復強烈要求之後,作為二OO八下一屆上海合作組織主席國的哈薩克斯坦,仍然堅決拒絕中國軍隊過境。最後逼的作為「上合組織親密夥伴」的中國不得不繞道,由遠東中俄邊境進入俄羅斯,轉個大圈兒抵達演習地點。

中共官方媒體《解放軍報》也忍不住對於俄羅斯方面與中方在演習過程中不斷暗中較勁兒進行抱怨。據《解放軍報》報導,演習過程中,俄軍官先對中方直升機未按規定高度飛行表示不滿,中方軍官解釋:中國機師的低飛技術非常好,問題不大,俄官回擊說:「我明白。但是沒有特殊情況,還是要按計畫飛行」。

碰了一鼻子灰的中國軍方立即還以顏色說,在解救人質時,按協議雙方應出動八架直升機,為何中方只能出六架?俄國軍官開始時堅稱沒出錯,最後翻查記錄,才無奈的道歉說:「對不起,是我們弄錯 了,打字員打錯了數字」。無論如何,中方的抱怨決不是無的放矢,如此「策劃組織周密」的演習,對於中方應出動多少武裝直升機打錯了字,鬼才會相信。

據透露,此次演習中的六國聯合反恐武裝參演的大約四千人中,中國約一千六百人,俄羅斯大約二千人參演,而其他中亞四國都只是派出了不到一百人的小分隊參加。從參演人數可以將中亞各國參演心態概括為一句話:「上合軍演,湊湊熱鬧,陪您玩玩」。

土庫曼天然氣:中俄間圖窮匕見

古語云:「一山容不得二虎」,上海合作組織中「誰是老大?」的問題,在兩個主要成員國中國與俄羅斯之間,各自有不同的解讀。擁有在中亞的強勢則代表著對中亞豐富的石油天然氣及各種礦藏的掌控。
  
雖然中國與俄羅斯對外相互將對方稱為是戰略夥伴,對雙方關係高度評價,但近期對於土庫曼斯坦的天然氣的激烈爭奪戰顯示,為了各自位於中亞的利益,中俄已經開始白刃短兵相接了。
  
為鞏固自己在中亞的利益,經過長期努力之後,俄羅斯在二OO七年初與土庫曼斯坦簽訂了天然氣統購合同。俄羅斯將天然氣價格從四十美元每千立方米提高到了一百美元,而土庫曼斯坦必須保證在O七到O九年期間,每年向俄羅斯出口五百億立方米天然氣。合同還規定,在二OO九到二O二八年,土庫曼斯坦必須每年向俄羅斯出口九百億立方米天然氣。像對於土庫曼斯坦的天然氣開採能力,俄羅斯利用這個合同實質壟斷了土庫曼斯坦的所有天然氣出口。

土庫曼斯坦又與中國簽訂了天然氣管道修建合同和天然氣出口合同。土庫曼總統博蒂穆坎姆多夫在今年七月十六日至十八日訪問中國時,敲定了在未來三十年內,土庫曼斯坦向中國每年出口三百億立方米的天然氣的協議。
  
對此俄羅斯媒體驚呼:「即使現開採新的煤氣田,土庫曼斯坦也無法保證同時向俄羅斯和中國供應如此數量的天然氣,中國已經將手伸進了俄羅斯的盤子」。在雙方共同描述相互信任、緊密合作美好藍圖的盡頭,中俄對於土庫曼天然氣更加激烈的爭奪,已經圖窮匕見。而土庫曼斯坦天然氣之爭只是莫斯科與北京之間在各方面矛盾與利益爭奪的一個縮影而已。

峰會前夕中亞飄「無間道風雲」
  
此外,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之間的「無間」關係,在該會議籌備期間的一個小插曲中也有所反映。在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議籌備期間,東道主吉爾吉斯斯坦突然高調對外公布了一起「中國間諜案」,令人側目。
  
六月末,當上合組織的國防部長會在吉爾吉斯斯首都比甚凱克剛結束的時候,吉爾吉斯斯坦國家安全委員會對外宣布,他們成功在境內逮捕了一名中國間諜,和一名已經被其招募長達幾年之久的吉爾吉斯議會女性工作人員。
  
實際上,國家之間互派間諜刺探對方情報的現象十分普遍,國際間這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無間道」,並不是什麼新聞。而吉爾吉斯斯坦選擇在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前公布逮捕中國間諜的消息,讓這朵「無間道風雲」飄在正在給吉爾吉斯斯坦提供大筆經濟援助,積極幫助籌備峰會的中方頭上的做法,讓人覺得非常奇怪。上合組織成員國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可見一斑。

仍然只是「傳說」
  
如果說,相對於北約等其他國際組織成員國之間均擁有共同或相近的對「民主、自由、人權、平等」等理念及價值標準的追求、信仰和實踐來講,要將全力維持共產黨專政的中國、謀求民主轉型的俄羅斯、在東西間徘徊的中亞各國、以及以伊斯蘭激進主義為主導的伊朗等上海合作組織成員間的關係描述稱為 「志同道合」,的確比較困難一些。
  
雖然此次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和六國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組織者,正在竭盡全力對外展示其相互之間的信任和友誼關係,但實際情況顯示,在眾人眼中,那仍然只是夢幻般的的傳說。◇


=====================

中俄關係發展:鋼絲上的「探戈」

文:吳興


(Getty Images)

武器交易走到胡同盡頭

可以說,在過去的十五年來,中俄之間的武器交易,也就是中方大量購買俄羅斯的武器,為兩國之間關係發展的重要篇章。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中國與俄羅斯共同簽署了軍事技術合作協議,之後,中國陸續向俄羅斯購買了大量的武器平台,和與之相配套的重型武器。在這一個時期,中國向俄國購買武器的數量,比向其它國家購買的總量還要多。

雖然俄羅斯禁止向中國出口先進武器,但大量的俄羅斯常規武器,已經足以使得中方的武器庫更新換代。而來自中國的巨額軍火收益,也使的俄羅斯能夠為在當時幾乎是停產待業狀態的軍工研製、生產企業注入給養,使之得以繼續生存。

但是時至今日,這種單方向購買軍火的「胡同式」中俄軍事合作關係,已經走到盡頭。由於中方超強的仿製能力,俄方對中國的戒備心理,對中國出口先進武器的種種限制等因素,已經導致中俄之間的武器交易走到了胡同的盡頭。中方對於武器質量和技術含量的要求越來越高,俄羅斯能夠向中國提供的武器出口清單越來越少。中方開始僅僅從俄羅斯進口軍事技術,和一些關鍵的零件,之後將其消化到獨立設計的武器系統當中。而這將導致俄羅斯最終失去中國市場。

為了維持俄羅斯的武器在中國市場的占有率,俄羅斯需要撤銷對先進尖端武器出口中國的限制,但是卻無法解除對中國的戒備心理。即使是在重重限制之下對中國出口的武器,已經令俄羅斯各界不斷驚呼來自中國的威脅。

據俄羅斯媒體透露,向中國出口的蘇-30MKK戰鬥機,使中國空軍迅速成為遠東地區,最具攻擊能力的空中力量之一。但是俄羅斯空軍卻突然發現,自己的空軍和防空部隊中,居然找不出任何可以與之相匹敵的武器,更可怕的是,俄軍也沒有採購這一型號或類似機型的經費。

在向中方交付飛機的儀式上,空軍司令米哈伊洛夫‧弗拉基米爾‧謝爾蓋耶維奇大將,對國家安全會議秘書弗拉基米爾‧魯沙伊洛私下嘀咕說:「如果有一天,這些蘇-30進入我們的領空,請您不要指望我有什麼手段去攔截他們。遠東空軍和防空部隊,已經很久沒有更新他們的裝備了。」

俄羅斯的軍事專家們也在媒體報導中表示,中國軍工的超常仿製能力,已經使俄羅斯的武器出口企業,開始面對中國在第三世界國家武器市場上的有力競爭。中國工程師們在對進口的俄國武器系統進行仿製後,只在個別參數上作些許修改(比如將某型反導系統的口徑由一百毫米改成一百零五毫米),就將其出口給其他國家。

例如在埃及和緬甸,這些以前主要購買蘇聯武器的發展中國家,俄羅斯企業已經被迫向售價更低的中國公司讓出了很多市場。如果中國最終有能力自己製造尖端武器系統用於出口(例如經過漫長等待的J-10型多用途戰鬥機),中國就會成為一個難對付的競爭對手。

為尋找出路,俄羅斯已經加強了與印度的軍事方面的合作。俄羅斯雖然聲稱和中國為「戰略夥伴關係」,但是,俄羅斯對印度的軍售,卻沒有像對中國軍售時關於禁止銷售核潛艇、航空母艦、戰略轟炸機等戰略武器,以及其他尖端武器等的限制。

中俄間武器交易已經走到了胡同進口,而由於擁有漫長邊境線,而導致相互間的強烈戒備心理,也使得各種軍事合作無法獲得實質進展。


土庫曼天然氣:中俄間圖窮匕見。(Getty Images)

能源合作處於十字路口

中國是世界上主要的能源消費國之一,俄羅斯是世界上主要的能源生產國之一,但是兩者之間的能源合作確實只能用「步履維艱」來形容。

俄羅斯遠東太平洋石油管道項目,可以說是中方心中「永遠的痛」。幾十年的反反覆談判和簽署協議之後,在近期破土動工,但是關於通過這條石油管道,輸送給中國的石油價格問題仍然存在變數。

據俄羅斯《生意人報》七月二十七日報導,俄羅斯工業與能源部對外透露,在對將通過太平洋石油管道運輸的原油品質進行調查之後,俄羅斯專家表示,這種混合原油的品質比烏拉爾原油要好得多。這意味著,該種原油的售價應該更高。

除此之外,由於生態及其他問題,所導致的該石油管道項目造價不斷的增長,使的中方最終將以什麼價格得到俄羅斯石油的問題,存在很多變數。

天然氣管道有可能「斷氣」

在俄羅斯希望開拓中國市場,以便在天然氣銷售方面減少對歐洲市場的依賴的背景下,二零零六年三月份,在普京訪華期間,中俄雙方敲定了天然氣合作項目。俄羅斯方面承諾,到二零一一年時,建成東西兩條天然氣管線,中方將通過兩條天然氣管道得到穩定供應的俄羅斯天然氣。

但是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門在近期公布的數據顯示,如此「誘人」的天然氣管道項目即使建成,也有可能將因為俄羅斯本身的天然氣短缺,而出現「斷氣」局面。

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部長格列夫對外表示,二零零七年到二零零九年期間,俄羅斯的天然氣開採量計劃增加二百一十億立方米,而俄國內市場需求將增加二百六十到二百七十億立方米的天然氣。俄羅斯能源政策研究所評估認為,到二零一零年時,俄羅斯國內天然氣短缺將會達到三百億立方米。

有評論表示,在目前俄羅斯天然氣開採能力已達極限,新的氣田勘探開採仍需時日的情況下,中俄之間龐大的天然氣管道項目究竟擁有有多大的實際意義,只能由時間來檢驗了。

中亞是中共一直努力的重點,但是由於俄羅斯對中共心存疑慮,中共希望舖設的油管和天然氣管都遭遇巨大阻力。

電力合作遭遇困境

中俄雙方在電力方面的合作也同樣遭遇困境。俄國媒體報導,由於俄羅斯把向中國出口的電能大幅度提價,中國在今年二月份開始,拒絕了從俄羅斯進口電能。中方指責俄羅斯把向中國出口的電能價格提高,使之其價格比中國國內的電能價格高出兩倍的作法是不合理的。

俄羅斯媒體報導稱,由於遠東地區電能過剩,中國拒絕購買俄國電能給俄羅斯帶來了很多麻煩。因為俄羅斯幅員遼闊,但輸電線網非常少,電能運輸十分昂貴,因此幾乎不可能把遠東地區的電能運輸到歐洲地區。在中國拒絕購買電能後,布列亞水電站的幾台發電機組不得不無負荷空轉。

有消息證實,為了解決遠東地區電能過剩的問題,俄羅斯統一電力公司已經計劃興建輸電網,希望能夠把遠東地區過剩的電能,出售到俄羅斯的中部和歐洲地區。

「大多數俄羅斯人不信任中國」

「大多數俄羅斯人認為中國人不錯,但卻是個危險的鄰居」,這是俄羅斯社會調查組織(VCIOM)在今年四月份公布的一項社會調查結果。

俄羅斯社會調查組織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七、八日對全俄羅斯四十六個地區的一百五十三個市鎮的一千六百人進行了詢問調查。但當被問道:「俄羅斯遠東勞動力嚴重缺乏,該問題已經阻礙當地經濟發展,您如何看待在遠東工作的中國人?」時,62%的俄羅斯人表示「反對」中國人在遠東的存在,16%的俄羅斯人認為「也許會有好處」;而在西伯利亞和遠東的俄羅斯人中,這個「比較贊同」的比例更低,只有9% 和11%。

中俄邊境居民間相互不信任感十分強烈。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在中俄邊境口岸城市黑河市,發生一起當地居民與俄羅斯旅遊團衝突事件,事件導致一名俄羅斯人死亡、五人不同程度受傷。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位於中俄邊境附近的俄羅斯遠東城市哈巴羅夫斯克,發生了一起幾十名中國公民和俄羅斯公民的群毆事件,事件導致四名當地俄羅斯人被中國人用刀刺傷,送往醫院進行救治。

近日,「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議」、「6國聯合軍事演習」已經結束。中南海和克林姆林宮已經為向西方展示自己並不孤單,以及展示為了兩者間友好合作關係做出極大投入,付出全力,但是在各方面正在浮現和激化的矛盾,使得這種努力看起來就像一曲鋼絲上的「探戈」。◇(此文轉載《新紀元周刊》33期的新聞專題)



[轉載] 超越軍事同盟的上海合作組織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解析中俄軍演與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