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6/27

[轉載] 布萊爾的第二幕:尋求個人政治遺產


撰文 Ronan Thomas   

2007/06/26, 週二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5723&Itemid=110


倫敦 --- 未來一段時間將是英國人評價卸任首相東尼.布萊爾(Tony Blair)是非功過的日子,因為本周三(6月27日)他就會離開唐寧街,把執掌10年的職位交給財政大臣布朗(Gordon Brown)。英國會開始一個新的政治時代,而對布萊爾而言,未來的政治前途也許是擔任中東特使。

他早在去年就宣佈不會做完第三任期的了,但他現在離去得更要早一些。於1997年5月就職的布萊爾,十年來政績毀譽參半,稱得上是極具爭議性的首相。不管在國內外,他對中東的政策都是有人讚揚、有人詛咒。有一點是肯定:對布萊爾執政的任何評價,都無法擺脫伊拉克這個問題。

英國廣為流傳的一個格言是,“所有政治生涯都是以失敗收場的”。如果是這樣,布萊爾則打破了這樣的常規。在過去6周裏,他以克林頓式的“告別旅行”來結束首相任期,這對英國首相來說是史無前例的。批評者譴責說,這是無甚意義的“尋求遺產之旅”。他頻頻會晤世界領導人、出席峰會,顯然是為了推銷他十年首相生涯中的積極方面。

布萊爾的功過是非

現在,是歷史學家評定他的時候。首先說好的方面。布萊爾是英國政治歷史上,第一位連續三次贏得選舉的工黨領導人,他的這一歷史地位是確定無疑的。無論是其支持者還是其反對者,都不得不承認他的政治天賦,這天賦並獲得國際政治界的羡慕。如今,他已別樹一幟,是全球知名的政治家。

卸任後,布萊爾在美國將會獲得近乎一致的支持。在那裏,他受到尊崇,被視為雄辯、勇敢和堅定的盟友。在美國遭受“911恐怖襲擊”後,他把英國作為美國的關鍵盟友,美英“特殊關係”變得前所未有地牢固。他一手促成了他領導的政府與美國布什政府之間的這種親密關係。

在英國,則另當別論。國內的批評者聲稱,布萊爾深深地(或可恥地)捲入了美國2003年不顧國際法和國際輿論入侵伊拉克的決定。批評者還質疑布萊爾對布什政府的真正影響力。英國媒體和國會中很多人指責說,布萊爾政府為支持美國入侵伊拉克,而在2002-03年誇大情報。

人們應該還記得,布萊爾曾告訴英國人說,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能在45分鐘內達到英國。但這樣的武器,從來沒有在伊拉克被發現。他多次涉及有關撒謊的指控,更不下4次受到當局對其首相操守的重要調查,儘管這些風波都對其形象有損,但他仍一直屹立不倒,成為政界裏的魔術家胡迪尼(Houdini)。英國媒體給他的綽號是“打不死東尼”(Teflon Tony)。他可以說是英國政治中出名的不倒翁。

但他也為支持布什政府,而付出了沉重的代價。自2005年來,英國的民調對他一直不利。關鍵是信任問題。英國選民最初是憤怒,後來就慢慢演變成深深的不信任和疏遠。簡單來說,愈來愈多英國選民相信,他們已“認清了貝萊爾的真面目”。儘管在2005年再次贏得選舉,但他的支持率下降了,利用工黨在國會所佔多數優勢的能力也下降了,許多政治同僚表達反對意見,而且調門越來越大。他自己政黨的許多議員現在表示,他們在最嚴肅的問題上受到誤導──那就是國家參戰的問題。

在國內事務中,他也是毀譽參半。布萊爾在保持英國經濟健康的同時,推行近20年的文化多元主義政策,也讓移民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社會上也瀰漫著緊張關係。2005年7月7日,恐怖分子首次以政治伊斯蘭的名義在倫敦進行大規模襲擊,導致大量傷亡。一些高級警官表示,英國遭遇更多穆斯林恐怖分子襲擊,將是 “不可避免的”。

英國安全機構軍情五處(MI5)聲稱,國內有不下30個恐怖網絡嚴重威脅英國安全,涉及的極端分子達2000人。雖然布萊爾政府自1997年來引入了43 項人權法律,以限制內政部的反恐行動,但英國穆斯林所受的審判和判決還是大量增加。民間自由派指責布萊爾反應過度,尤其不滿擬議中的有關不經審判無限期關押的措施。對英國穆斯林輿論的調查顯示,他的外交政策產生了災難性的後果。

一些糾纏多年的國內爭議還在繼續。布萊爾給蘇格蘭和威爾士留下的遺產,是憲法變革和權力下放,但與此同時則引起了英格蘭的憤恨,其真正的影響尚未可知。他留下一個按美國克林頓白宮模式運作的政府架構,但代價卻是忽視了英國自己的公務員體系。他製造了大批只顧著傳媒效應的政治化粧師、特別顧問,這些都把英國政圈改變了,但卻不是變得更好。在賣爵醜聞中,他雖然沒有作為嫌疑人,但已受警方盤問過兩次,這對在任英國首相來說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他慣用救世主式的語言和“永久革命”這樣的詞彙來討論每個問題,這樣的政治表演,已讓英國公眾感到厭倦。他希望留下的有形遺產,是一勞永逸地解決北愛爾蘭問題,哪怕這成績是建築在前朝保守黨努力的基礎上。

最後,布萊爾還是得回答如下政治問題:自1997年以來,英國的主要機構如衛生、教育、防務和司法等,有沒有重大的改善?其答案不會令人感到鼓舞。

不過,最多的問題還是會落在外交領域。布萊爾高調向非洲做出承諾,增加資金撥款以減輕這個大陸苦難,雖然資金總計只相當於英國GDP的約0.07%,看起來也許少得可憐,但按人均來算還是遠高於美國。

他留下的一套英國外交政策,把最重要的著眼點從原來的國家利益原則,轉為格拉斯頓式的(Gladstonian-style)“自由干涉主義” (liberal interventionism)原則,這為他在科索沃和塞拉利昂,贏得了政治好處和巨大的榮譽。這一由已逝世的前外長庫克(Robin Cook)制定的政策,在前南斯拉夫和非洲無疑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不過,批評者同時出,布萊爾政府忽視了津巴布韋和蘇丹的達爾富爾(Darfur)。他們說得沒錯。

對於英國-歐盟關係、氣候變化和曾在中間偏左陣營流行一時的“第三道路政治”等議題,批評者指出,布萊爾每次都只是在言辭上嘩眾取寵,而不是付諸實際行動。

伊拉克:布萊爾的真正遺產

現在來看布萊爾對中東的政策。不像在科索沃和塞拉利昂,他的自由干涉政策,在伊拉克肯定失靈了。解放伊拉克人民的代價是高昂的。布萊爾花了一年時間奔走於聯合國為入侵伊拉克辯護,並在2003年3月美國入侵伊拉克時,提供了4.3萬名英兵給予實質性支持,這些做法都大大損害了他在國外的聲譽。歐盟很多成員國為此疏遠了英國,而且自此俄羅斯總統普京開始不信任他,兩國關係當前急轉直下。

最近有證據顯示,布萊爾在開戰之前,就積極關注戰後的伊拉克重建計劃,並反復提醒美國決策者。但是這種關注並未轉變成貫徹的行動。由於這一點,再加上草率解散了伊拉克軍隊、未能守好伊拉克邊界、並誤解了伊拉克派系的權力鬥爭,駐伊拉克的聯盟當局在未來數年,仍將一直會受到武裝反抗活動的困擾。

這方面的結果,正慢慢地顯露出來。英國最近制定計劃,希望在年底之前減少29%駐伊拉克英軍(將當前的約8000人減少2100),但計劃尚有待全面實施。迄今已有152名英國士兵喪生,另有數百人受傷。英國國庫為戰爭支付了約45億英鎊(89.8億美元)。

在阿富汗,他做出了無限制的承諾。自2001年英軍進駐以來,每天都在赫爾曼德省(Helmand)與塔利班發生衝突。英國駐喀布爾大使科利斯(Sherard Cowper-Coles)上周建議說,英國也許需要在阿富汗存在30年,英軍可能要駐紮10年。人命和金錢損失一直在增加。自2001年來,已有60名英兵死在阿富汗,僅2006-07年在赫爾曼德省就有35人。

英國與伊朗的關係也沒有改善。布萊爾批評伊朗有核武野心,並懷疑伊朗涉嫌參與攻擊駐伊拉克南部的英軍。而伊朗今年初則扣留了一些英軍水兵,在兩國間引發了一場尷尬的人質危機。英國王室授予作家拉什迪(Salman Rushdie)爵士稱號也引起了伊朗的憤怒。所有這些都意味著,兩國關係在未來一段時間不會有所改善。

布萊爾對阿以和平進程的關心,也沒能帶來實質性的好處。他的確曾下了一番功夫,說服布什總統必需把以巴兩國並存的方案,作為中東和平路線圖的一部分。他聲稱這,是一項政治和道德的交易:英國支持伊拉克戰爭和“反恐”的同時,美國也要真正向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談判者施壓,以達成解決方案。可以,美國從來沒向以巴作出這樣的施壓。接著在去年,以色列和真主黨在黎巴嫩進行了時間不長、但影響惡劣的衝突。

在衝突期間,布萊爾批准美國飛機通過英國機場向以色列運送軍火,這取態結果損害了他作為不偏不倚的中東斡旋者的聲譽。國內的爭議集中在布萊爾的中東特使利維(Michael Levy)或利維男爵身上。此人因涉嫌參與了當前正在調查的賣爵案,而兩次被逮捕。此案進一步削弱了布萊爾的政策可信度。

在其他方面,哈馬斯2006年在加沙取得選舉勝利上台,但布萊爾卻和美國及以色列一直進行抵制。這種態度,也遭到了嚴厲的批評。就在上周,英國慈善組織、基督救助會(Christian Aid)聲稱,布萊爾對哈馬斯領導的加沙民族聯合政府,實行了18個月的不談判政策,而這政策正是“加劇”當前巴人內部衝突的因素之一。

該組織猛烈抨擊布萊爾的中東政策反復無常,一會兒給人以希望、一會兒又自食其言。去年12月,他曾表示希望將巴以和平作為他的歷史遺產。基督救助會現在表示,這種言辭與當今現實之間的距離,要以光年來計算。

加沙約80%的巴勒斯坦人家庭沒有固定收入,有賴聯合國和歐盟提供食物及其他基本用品。當前哈馬斯和法塔赫(Fatah)派系之間的對峙,卻把英國、歐盟和美國的注意力,從尋求地區解決方案轉向另一需要:扶持由巴人自治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領導的西岸政府。而且這種情況下,巴以儘早達成協議的希望,將更加渺茫。

但就將來而言,伊拉克將是布萊爾的真正遺產。將伊拉克人從薩達姆的統治下解放出來,是合乎道義的勇敢行動,還是有欠考量的災難性行動,人言言殊。但就當前來說,證據是對布萊爾不利的。就像他在執政期間多次打不死,他也會希望在這方面逆轉劣情的。

布萊爾接下來會做什麼?54歲的他表示,他將繼續留任下院議員,直到2009年。他很可能不會接受貴族身份進入上議院。“這不合我的胃口”,他說。

布萊爾的未來“錢途”可能一片光明。國際巡迴演講,可以會給他帶來大筆收入,一份400萬英鎊的回憶錄書約幾乎是肯定的。畢竟他還要考慮倫敦中部一幢 350萬英鎊的房子抵押貸款。去年,曾有討論關於他是否有資格擔任未來歐盟主席的候選人,又或且他可能領導一個類似“布萊爾基金會”的新設智庫,或者在聯合國或世界銀行謀得高職。

然而,布萊爾表示,他的中東事業尚未完成。兩周前,有報道說,他在考慮擔任的一個空缺職位,是美國、歐盟、俄羅斯和聯合國這四方的中東和平巡迴特使,尋求在巴以之間締造和平。鑒於他在中東以及四方內部的人脈甚廣,這是非常有可能的,但將是一項非常艱難的任務。就像他做過其他許多事情一樣,這將完全是一個事關可信度的問題。

譯者:晏陽



[轉載] 布朗接掌英工黨 民調首次領先保守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英國的民主示範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