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25

[轉載] 中國於南太平洋影響與日俱增


撰文 Bertil Lintner 2007/04/23, 週一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2704&Itemid=110 Ang's中餐館的食物並沒有什麼特別不妥的地方。事實上,這裏的烤鴨味道一流,旅遊指南也特別推薦這裏的美味酸辣湯。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餐廳那一派肅殺的氣氛。 這家中餐館的四面築著高牆,牆頂還架有帶刺的鐵絲網和監視器。餐館入口由兩名保安人員把守,只有在確認訪客是真正的食客後,才會開啟大門。進入院子後還要經過另一扇由更多警衛看守的鐵門。當賓客進入餐廳後,這扇鐵門還要上鎖。只有經過這些重重關卡,才能安心地品嘗餐館炮製的東方美食。 這是南太平洋島國巴布亞新畿內亞的首都莫爾斯比港(Port Moresby)。據英國“經濟學人智庫”(EIU)的評估報告,在被調查的130個國家首都和國際城市中,莫爾斯比港是居住環境最差的地方。這兒的大酒店通常會建議房客,即使是大白天也不要徒步在市中心遊蕩。 在這裏,總體失業率高達70%至90%,犯罪已經成為年輕人的生活方式;而部落衝突、家族恩怨和暴力事件,也在當地的文化中落地生根。再加上槍支彈藥唾手可得,難怪當地大部分民宅看上去,都像是守衛森嚴的監獄。巴布亞新畿內亞在1975年脫離澳洲,宣佈獨立之後,在莫爾斯比港居住的西方人,已從最初的5萬多人減少到只有幾千人。 可是,Ang's中餐館裏面的談笑風生告訴我們,在這個貧窮的國家,中國大陸新移民正迅速地填補西方人離去後的真空,成為商業、建築工程和進出口等行業的領軍人物。歷史證明,中國移民擁有吃苦耐勞的精神、能夠在艱苦的生活條件下創業打拼。在莫爾比港居住的華人也不例外。 如今在中國,就連巴布亞新畿內亞這種偏遠的國家,也是一個頗受歡迎的移居地選擇。巴布亞新畿內亞是一個資源豐富的國家,中國政府不僅希望加強自己在當地的經濟影響力,也希望擴大當地的華人族群。 最近,巴新前國防部長Jerry Singirok在一家當地報紙上發表文章說,“澳大利亞一直將巴新視為自己的後院……但自2000年以來,巴新與中國在貿易、投資和軍事等方面,都加強了雙邊關係……中國(影響力)會長久留在這裏。” 澳洲國立大學高級講師雷利(Benjamin Reilly)指出,中國對少數幾個擁有軍隊的太平洋島國——斐濟、瓦努阿圖、湯加和巴布亞新畿內亞──所提供的軍事援助,到目前為止是比較低調的,主要是協助軍事培訓和後勤支持;不過近年來中國的軍事援助已明顯增加。另一方面,中國在這些地區的商業投資,則顯得更為高調。 商業利益吸引移民 2006年10月,巴布亞新畿內亞總督馬塔內(Paulias Matane)與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會晤,表示歡迎中國投資於巴新的採礦業、林業和漁業等領域。目前中國已經投資於馬當省的拉穆(Ramu)鎳鈷礦開發項目,耗資約10億美元。伴隨投資而來的,還有中國的移民,其中有一大部分計劃在此落地生根。 據官方統計,巴新境內約有1萬名中國籍公民,不過有專家估計實際數字應該更高。雖然有很多人是非法移民,可是要申請巴新的護照和國籍並非太難。2000年,一宗涉及巴新外交部高官的重大護照欺詐案件被曝光,不過在案件破獲前,就可能有許多尋求永久居留權的中國偷渡客因此而受益。 不過,中國政府不斷增加的金融援助,緩解了巴新官員對中國移民潮的擔憂,此外還減少了澳洲等援濟國對巴新的壓力。因為巴新政府腐敗濫權成風,澳洲等威脅切斷對其援助,中國的金援正好紓緩這方面的經濟衝擊。 2005年10月1日中國國慶期間,巴新外交高官埃里(Tarcy Eri)表示,“中國正在崛起成為一個經濟和軍事大國,這對於像巴新這樣的發展中國家而言,是一個重要支柱。”他又說,中國在聯合國所發出的聲音“代表了發展中國家”。 南太平洋特別是巴布亞新畿內亞,已成為中國影響力迅速膨脹的三大地區之一,另外兩處是俄羅斯遠東和東南亞周邊地區。中國的影響力,將對南太平洋的經濟甚至是人口結構造成相當大的影響。 南太平洋地區對中國的重要性,與多重戰略意義有關。其一是,台灣一直試圖取得太平洋落後島國的外交認同。台灣的手段無非是提供大量的經濟援助,而這正是那些貧窮落後的島國迫切需要的。所以,馬紹爾群島、所羅門群島、圖瓦盧、基里巴提、瑙魯和帕勞群島等小國,仍然承認台灣政府,而不承認中國大陸政府。 最近,北京當局也效仿台灣的經援外交,主動為瓦努阿圖和薩摩亞等國,修建新的政府辦公大樓。此外,中國還支援斐濟興建了2004年南太平洋運動會的比賽場館。巴布亞新畿內亞是太平洋最大的國家,雖然資源豐富,但卻因為社會混亂無序而無法吸引西方投資者。目前,中國對巴新的援助金額,僅次於澳洲的每年3億美元。 太平洋地區還涉及更大的地緣戰略利益。太平洋地區長期以來被視為美國勢力範圍,現在中國著力加強在此區的影響力,正值美國把主要精力集中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場。有分析家甚至預測,太平洋地區未來有可能成為新冷戰的角力場,美國和中國將為了爭奪附庸國和戰略優勢,展開激烈的競爭。 雷利指出,中國在太平洋地區擴張勢力,“長遠目標是要挑戰美國在該地區的地位”,又指“大洋洲再不能被簡單為‘美國的一個湖’了”。湯加就是一個好例子。 傾斜中的人口結構 在太平洋眾多島國之中,湯加曾是台灣最堅定的盟友。但湯加在1998年突然改變立場,承認了中國大陸政府,當時湯加第四任國王圖普四世(Taufa'ahau Tupou IV,2006辭世)在北京受到了熱烈歡迎,並獲得了中國政府的援助承諾。近年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兩名高級將領先後出訪湯加。 湯加也許是個小國,面積才700平方公里、只有10萬人口,但它卻位於戰略地位極其重要的太平洋中央。 “亞太安全研究中心”的中國專家馬力克(Mohan Malik)在採訪中表示,日益加強的旅遊合作和移民規模,也是中國向大洋洲進行經濟和戰略滲透的一種方式。過去幾年來,已經有成千上萬名中國人在太平洋國家定居,在當地開設了商舖、餐廳和小型公司。 這個數字若放在全球範圍內也許微不足道,不過雷利和馬力克卻認為,中國的移民潮打破了這些人口稀少的島國、原來的民族結構和經濟模式。比方說,20年前在湯加的首都努庫阿洛法(Nuku'alofa),還沒有一家華人商店,可如今70%的商店都是新來的中國移民所開設的。 湯加經濟被中國人所主導,是去年11月其首都爆發騷亂的首要原因。參與騷亂的民眾表面上打著民主遊行的旗號,但在澳洲和新西蘭維和部隊趕到前,卻至少搶劫並焚毀了30家華人商鋪。在湯加騷亂前,所羅門群島也爆發了騷亂,憤怒的暴民襲擊並洗劫了當地的華人商鋪,迫使北京當局出動飛機緊急撤離了當地的300多名華僑。 斐濟本來有不少印度裔人,他們的祖先大多是百多年前的奴隸,被英國殖民主義者運到當地甘蔗種植園工作。但近年來,極端民族主義政客掌握了斐濟的政權,很多印裔商人和企業家都不得不離開,而隨之產生的經濟真空,正被中國移民所填補。如今在當地首都大街上,掛著中英語招牌的店子,比寫著印度語的更多。 2000年5月斐濟發生軍事政變後,澳洲和新西蘭宣佈暫停對斐濟的軍事援助,而中國又趁虛為其提供軍事援助。 雷利表示,中國打造“遠洋水師”的目標一旦實現,將進一步鞏固中國在太平洋地區的戰略利益。他指出,中國已經意識到日本和其它國家在歷史上,是如何利用這些島國來建造太平洋帝國的。 近來中國部長級官員在訪問該地區期間,都強調了中國與太平洋在國防事務上的“共同利益”。雷利認為,中國與太平洋島國的軍事接觸,未來還將進一步加深和延伸。 目前還沒有跡象顯示,中國試圖通過軍事力量來擴張自身在太平洋的勢力,不過越來越多的中國移民選擇在該地區定居、並改變著當地的民族結構。太平洋地區正逐步進入中國的勢力範圍。 作者Bertil Lintner原是《遠東經濟評論》記者,著有《Great Leader, Dear Leader: Demystifying North Korea under the Kim Clan》一書。本系列文章是麥克阿瑟基金會(The John D. and Catherine T. MacArthur Foundation) 資助的一個更大調查項目的一部分。



[轉載] 兩岸外交開打 南太政經動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南太平洋將限制拖網捕魚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