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21

[轉載] 放下兵戎 北愛爾蘭和平的啟示


2007/04/20 【文/楊仁賢(作者為國際政治研究員)】 http://mag.udn.com/mag/world/storypage.jsp?f_ART_ID=64318 今年3月7日北愛蘭的投票選舉結果顯示,在108席的議會中,信奉新教親倫敦的民主聯合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DUP)獲得最多的席次,而信奉天主教且長期致力於與愛爾蘭共和國統一的新芬黨(Sinn Fein),則為第二大政黨。人民的最終選擇促使這北愛爾蘭中兩大長期敵對政黨的黨魁,在3月26日進行歷史上首次的面對面協商,達成分享權力的協議,並且同意在5月8日恢復北愛爾蘭議會(The Northern Ireland Assembly)的自治運作,結束自2002年10月以來倫敦政府對其第四次的直接控制。 兩位黨魁在會面時也同意各政黨依其所得的議會席次比例成立一聯合執政的團隊。因此,未來執政團隊中將會有4位閣員來自民主聯合黨,3位為新芬黨成員,2位來自厄斯特聯合黨(Ulster Unionist Party),一位為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最後一位則是勞工黨(Labour Paty)的成員。 對長期生活在暴力攻擊、恐怖暗殺及族群對立的陰影下,這項最終的分享政治權力的協議結果,不僅是北愛爾蘭人民的勝利,對即將在9月卸下首相職務並且在國內因為伊拉克問題而導致其支持度持續低迷的布萊爾(Tony Blair)政府而言也是一項難得禮物。布萊爾首相就欣慰的表示:「我們過去十年來所做的一切均是在為此刻做準備。」 北愛爾蘭的和平對生活在台灣的我們有何啟示?表面上來看,北愛爾蘭長期介於新教徒與天主教徒之間的暴力衝突是因為宗教的因素,但是若我們仔細來看,衝突的真正本質卻是源自1650年英國併吞愛爾蘭全境以後,對信奉羅馬公教的愛爾蘭人民所採取一連串歧視且錯誤的施政政策所致。宗教上的差異及敵對是因為愛爾蘭人民遭受來自政治、經濟及社會結構上的各種不平等,所造成的影響及強化。 施政鋒教授在其〈北愛爾蘭和平〉的研究文章中說:「一個社會的多元族群(ethnic diversity)並不一定會導致政治衝突、甚至兵戎相見,其實最主要獨立變數是政治、經濟、社會結構是否平等、以及被支配族群的集體認同是否被壓抑。」 因此,愛爾蘭在英國政府的統治下,愛爾蘭人民在政治、經濟、文化及社會的各層面上遭受來自新教徒所代表的英國政府的壓抑及歧視,其兩邊的暴力衝突、仇恨對立也由此發端,逐漸累積。60年代北愛爾蘭的武裝衝突鬥爭,愈發激烈極端,各種暴動、暗殺及恐怖攻擊不斷。根據英國官方數據,僅是1969至1998年之間,衝突死亡人數就已超過3200人。英國政府的錯誤政策實是難辭其咎。 雖說如此,由於衝突不斷,英國政府也逐漸認識到採取鎮壓、壓抑的做法並無法為北愛爾帶來和平,因此自1980年代開始,英國政府不再限制當地天主教徒的各種文化表現,包容天主教徒,力促兩邊人民展開對話,並且也促進各種機會的均等。國際社會也開始積極介入調停。最值得注意的是,1985年的「英愛協定」(The Anglo-Irish Agreement),英國政府正式承認愛爾蘭共和國在北愛爾蘭事務上的協商諮詢角色,跨出了北愛爾蘭和平協商進程的第一步。 進入1990年代,英國推進北愛和平的腳步加速,英國首相梅傑(John Major)與愛爾蘭總理雷諾之(Albert Reynoals)在1993年公布「唐寧街宣言」,英首相宣示「英國在北愛爾蘭並沒有自私的戰略或是經濟利益」,而愛爾蘭總理也同意未得到北愛人民多數的同意不會去強制愛爾蘭的統一工作。更為重要的是,此宣言同意「只有愛爾蘭人能決定他們的自決權。」這讓愛爾蘭共和軍(Irish Republican Army. IRA)在1994年決定停火,新教徒的民兵組織也決定停火。 這促使了「北愛爾蘭和平協定」(The Good Friday Agreement)在1998年4月10日簽訂。此協定給予北愛的和平奠定穩定的基礎。協定中新教徒同意與天主教徒一起分享政治權力,並且給予愛爾蘭共和國在北愛爾蘭事務上有發聲的地位,相對的,天主教人士也同意暫停追求與愛爾蘭共和國統一的政治目標(除非大多數的新教徒也同意其統一目標),並且也同意放下武器接受國際組織武器檢查。此協議案在5月22日隨即交付公投,在北愛爾蘭地區獲得71%的同意支持,在愛爾蘭共和國地區則獲得高達94%的民意支持度。北愛爾蘭議會也隨後在1999年12月2日依其協定內容正式成立,英國政府正式移交管理權力與北愛議會。 不諱言,北愛爾蘭的和平並非一帆風順,例如北愛議會也在成立之後遭受到英國政府共四次的直接接管,以及愛爾蘭共和軍對於放棄武力鬥爭的不同意見干擾等。但,和平的環境卻也是在不斷的醞釀中,因為:(1)北愛新世代居民對於流血衝突逐漸已經感到厭煩,甚至對於其發生的原因也不甚清楚,許多社區型態的和平運動團體也逐漸出現;(2)新世代政治領袖開始學習政治對話,積極化解衝突,尋找解決方法;(3)國際社會的介入,特別是美國在柯林頓政府期間的積極協調,柯林頓本身也在1995及1998年兩度造訪北愛;(4)911的恐怖攻擊,促使國際社會對採取恐怖攻擊手段的政治團體的不容忍,此加速了愛爾蘭共和軍「積極」放棄以武力鬥爭來進行政治訴求。 以我們熟悉的語言定義,北愛爾蘭的兩大政黨都是「統派」,只是對象不同而已,而長期歷史上所逐漸累積的對立情緒與仇恨,也的確不易化解,但是北愛政治人物的主動化解衝突與北愛人民的和平自覺運動,使得北愛的和平基礎能夠逐漸被累積與鞏固,這一過程卻是值得我們學習和深思的地方。眼光短淺、胸無大志的台灣政治人物豈能不汗顏! 【2007-04-20 聯合新聞網】



[轉載] 北愛爾武裝衝突大事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真正的和平,唯有仇恨泯… (北愛爾蘭問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