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02

[轉載] 東非的黎巴嫩:索馬里淪為“代理戰爭”舞台

 

[亞洲時報] 撰文 葉杏麗 2006/12/29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27161&Itemid=110 有關索馬里的最近局勢,一些最簡短的標題,大概會將之扼要為“政府軍驅逐叛軍重奪首都”。不過,這種簡單的二分法,容易讓人以為“政府軍”是正統正義的一方,“叛軍”是造反逆亂的賊子。其實整場戰鬥,並無任何絕對的正派反派;今番政府軍發威,也不代表就此平定天下。唯一肯定的是,索馬里就像中東的黎巴嫩,已慘淪為其他國家進行“代理戰爭”的舞台。事態觸發投奔怒海的難民慘劇,更可能釀成整個地區的聖戰,實在是不值得任何人慶祝的“輸輸局面”(lose-lose situation)。 一如非洲大部分國家,索馬里大多數時間都絕跡於國際新聞的視野。直至最近數周,曠日持久的內戰突然局勢大變,獲鄰國埃塞俄比亞撐腰的“過渡政府”軍隊大敗被指為“勾結恐怖組織”的伊斯蘭教派組織,這個位於非洲東角的遙遠國家,才稍為外界所注視。 索馬里的伊斯蘭組織名叫“伊斯蘭法院理事會” (Council of Islamic Courts of Somalia),美國指它與發動紐約911襲擊的“基地組織”有連繫,並指索馬里已成為恐怖分子在東非的溫床,因此大力支援埃塞俄比亞政府,透過埃國支持與“伊斯蘭法院聯盟”對立的世俗化陣營。 根據新華網和中國外交部資料,“伊斯蘭法院理事會”其實是索馬里一個泛部族的武裝組織,由摩加迪沙市各區伊斯蘭法院組成,主張建立伊斯蘭國家和政府,通過實施伊斯蘭法來規範人們日常生活、打擊違法活動和審判罪犯,實際上是一個司法機構,得到大多數平民支持。 歷史上曾被英國和意大利殖民統治的索馬里,自1991年後就一直陷入內戰,處於各地軍閥割據的無政府狀態。跟混亂多年的阿富汗相似,這些軍閥只求爭權而漠視民生,廣被視為導致當地目無法紀的禍首。因此“伊斯蘭法院理事會”憑著力求重整社會秩序,而贏得不少老百姓的支持,近年來勢力不斷擴大,與軍閥聯盟分庭抗禮。 “伊斯蘭法院理事會”在所控制的不少地區都恢復法治(儘管是透過伊斯蘭法規),因此獲得不少民眾與商人愛戴。今年它攻佔首都摩加迪沙,令國家15年來首次擁有統一的首都,逐步著手復蘇經濟,當地的國際機場在關閉近10年後於7月重開。 然而,美國一直擔心“伊斯蘭法院理事會”會成為像阿富汗的塔利班。事實上,塔利班早年也是一支呼籲重整法治的回教學生軍,奪權後因執行嚴厲的伊斯蘭法而被西方批評為踐踏人權,並因支持“基地”而成為美國在全球反恐中首個推翻的目標。 雖然“伊斯蘭法院理事會” 對外強調無意走塔利班之路,沒有與“基地”合作,但一般認為其內部中既有也有溫和派,也有伊斯蘭的極端分子。自從美國遭受911襲擊後,“伊斯蘭”往往令人談之色變,美國亦為此暗中扶持當地走世俗化路線的軍閥。 在西方拉攏下,一批軍閥在04年同意妥協合作,成立號稱“反恐和恢復和平聯盟”的過渡政府,但過渡政府軟弱無能,無力對抗“伊斯蘭法院理事會”。眼見“伊斯蘭法院理事會”快將控制全國,埃塞俄比亞的親美國政府,於平安夜正式宣布揮軍介入索馬里內戰,對付“國際恐怖分子”。兩天後埃塞俄比亞總理梅萊斯表示,埃軍和索馬里過渡政府軍隊協同作戰,教派武裝“全線潰退”。 表面上,這是索馬里的內戰。但聯合國最近公布的一份報告說,多達10個國家向索馬里的交戰雙方提供武器和裝備;顯然,一些國家實際上正利用索馬里來打一場“代理戰爭”。軍閥一方,獲得美國和埃塞俄比亞政府的資金和武器,而“伊斯蘭法院理事會”一方,則得到埃塞俄比亞的死敵厄立特里亞以及一些“中東資金”的支持。 不少分析家都擔心,這場“代理戰爭”未必會就此了結。外國勢力的介入,會激發當地人的不滿,同時成為伊斯蘭極端分子的宣傳把柄,變成“基督徒壓制伊斯蘭”的象徵。“伊斯蘭法院理事會”就揚言,要向埃塞俄比亞發動“聖戰”。要是戰爭升級,恐怕會捲入埃厄兩國,甚至席捲非洲東角的地區聖戰。 對索馬里平民而言,軍閥聯盟奪回首都並非和平的來臨,而是新一輪的衝突和逃難。據國際在線報道,軍閥聯盟在12月28日奪取首都摩加迪沙後,一些武裝派別開始大肆掠奪“伊斯蘭法院聯盟”基地和官員們的住宅,軍火庫和食品商店都空空如也。爭搶期間不時爆發衝突,其後過渡政府宣佈實行緊急狀態。 伴隨戰火而來的,就是人道慘劇。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古特雷斯27日在日內瓦就警告,隨著武裝衝突加劇,索馬里很可能出現新一輪的難民潮。 令人哀嘆的是,翌日聯合國難民署隨即證實,一艘載有索馬利亞難民的偷渡船隻,27日當晚就在也門附近沉沒,造成至少17人死亡,約140人失蹤。當時四艘總共載有515名偷渡者的船隻,駛進也門附近的亞丁灣海域,也門軍警發現後向其開火,其中一船在逃跑時沉沒。慘況教人想起電影《投奔怒海》裏難民浴血海上的情節…… 也許對於美國來說,今次純粹假借埃軍之手、向有關方面暗中提供援助,不用像在伊拉克那樣深入泥沼,就能成功擊潰了恐怖分子的地盤,是十分划算的。但從索馬里人民渴望和平安穩的角度來看,首都的易手只是延長漫長痛楚的又一次折騰,甚至可能種下戰火擴大的禍根。



首頁│ 下一篇→[轉載] 索馬里:又一個阿富汗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