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10/10

[轉載] 韓國軍方:“如果戰時作戰指揮權移交推遲,將修改條件”……政權日程要優先於安保?


https://www.donga.com/tw/east/article/all/20201010/2206341/1/%E9%9F%93%E5%9C%8B%E8%BB%8D%E6%96%B9%EF%BC%9A-%E5%A6%82%E6%9E%9C%E6%88%B0%E6%99%82%E4%BD%9C%E6%88%B0%E6%8C%87%E6%8F%AE%E6%AC%8A%E7%A7%BB%E4%BA%A4%E6%8E%A8%E9%81%B2%EF%BC%8C%E5%B0%87%E4%BF%AE%E6%94%B9%E6%A2%9D%E4%BB%B6-%E6%94%BF%E6%AC%8A%E6%97%A5%E7%A8%8B%E8%A6%81%E5%84%AA%E5%85%88%E6%96%BC%E5%AE%89%E4%BF%9D%EF%BC%9F
 

Posted October. 10, 2020 07:56   

Updated October. 10, 2020 07:56

聯合參謀本部議長元仁哲前天在國會國政監查中表示:“如果戰時作戰權的移交變得遙遙無期或比我們想象的要晚,有必要完善移交條件。”元仁哲表示:“已經向美國提議,在明年上半年對韓國軍隊主導的未來聯合司令部進行完全運用能力(FOC)的檢驗”,“如果確定是XXXX年(戰時作戰控制權移交時間)’,將走時間基線。”這是韓國軍方最高領導層公開表示,相比滿足作戰權移交所需的核心條件,更願意以特定時間為目標推進移交。

此前,韓美兩國就作戰權移交問題進行協商時,雖然經歷了不少曲折,但維持“△韓國軍隊核心軍事能力△應對朝鮮核、導彈威脅能力△韓半島安全環境”三大條件的精神沒有改變。但是在14日韓美安保協議會即將召開之際,韓方提及了修改條件,這暗示了無論如何都會把重點放在任期內移交作戰權的目標上。這和制作新型飛機時不顧安全,只遵守出庫日期的想法沒有區別。

韓美兩國計劃分三個階段進行作戰權移交以後韓國軍隊主導的未來聯合司令部運用的檢驗工作。但是,由於今年新冠疫情,美國本土的軍人沒有參加,因此,隨著夏季韓美聯合軍演的縮小,完全運用能力的檢驗工作宣告流產。韓美聯合司令羅伯特·艾布拉姆斯表示明年很難移交作戰權,這也意味著在必要過程中不能用“走形式”的方式進行。在必要前提條件得不到滿足的情況下,只有韓國軍方陷入急躁癥,極力回避檢驗的必要性。

作戰權移交是改變自6·25戰爭以來以韓美同盟為基礎建立的韓國安保根本框架的重大變化。壹旦發生戰爭,美國本土將動員數十萬兵力,韓美兩國軍隊必須有條不紊地在單壹指揮體系下運行。包括北約在內,擁有聯合防禦系統的國家和同盟在戰爭爆發時,把指揮權交給美軍司令官,構築單壹指揮體系,但我們在戰時也要構築韓國軍隊行使作戰權的新體系。因此,在事前準備和滿足前提條件方面,不能有絲毫的不足。

特朗普政府因要求增加防衛費分攤額而輕易提出撤走駐韓美軍等,不確定性越來越大。朝鮮沒有停止開發新型核武器和洲際導彈級戰略武器,正在提高威脅強度。在這種情況下,輕率的移交作戰指揮權可能會成為韓國安保的噩夢。

就算任期內移交作戰權是文在寅總統的大選公約和政策目標,但關系到國家命運的安保政策不能有絲毫的失誤或壹點的漏洞。在根據安保環境的變化慎重推進也不夠的情況下,根據總統的政治日程倉促推進無異於自殘行為。不能因為在任期內添加業績的欲望和執念,而試圖將安保問題政治工具化,在安保上產生漏洞。



[轉載] 駐韓美軍司令:“明年難以移交作戰指揮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 韩“早日创造条件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美以“需要时间”为由掣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