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16, 2012

只恐魚水不相逢

陽光逐漸露臉,最末直似夏日般耀眼與炎熱

幾乎是與去年大同小異的行程。約莫五點出發時,天色尚墨,細雨紛飛。隨著車行逐漸往南,車窗外的景色逐漸轉變,雲層越來越淡薄,陽光逐漸露臉,最末直似夏日般耀眼與炎熱。不過一百多公里的距離,卻是截然不同的氣候。

 

這回,少了聲勢浩蕩的陣頭,參香的速度得以明快許多。只是抱著佛像頂著烈日,很快地,還是全身冒汗。去年的末站成了今年首抵之目的地—清水紫雲巖。或許是去年的行程太趕、太密集,今年從善如流,雖然仍是兩天一夜的出遊,但造訪的廟宇數量減了一半,還避開了信徒必然擁塞的幾個點,像是北港朝天宮。心情上相對寬鬆許多。原本對這類活動其實既無熱忱也無興致,只是閑著也是閑著,加上人手明顯不足(每尊佛像都得有人抱,我家有三尊),就算想缺席也很難。況且,就在去年過程中的某個瞬間,猛然想起上回全家一同出遊的記憶,其實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像是父親節、母親節、或年節生日,全家人聚在一塊不過也就是吃吃飯,像是這種全員到齊還一起外宿的機會,其實誠屬難得。亦因如此,便顯彌足珍貴。

 

同遊覽車上的朋友,大半都是老江湖了。按慣例,出發的第一天總是上車便補眠,下車不外就是在休息站暫停,以便大家上洗手間,就連唱歌或是停駐民間休息站讓大伙解饞、購買土產等活動,全都排在回程的第二天。

 

中南部的鄉親確實熱情澎湃,這一點反映在很多事物上頭,不光是天氣而已。參香等候起駕的空檔,總少不了廟方以當地農產或特色小吃款待,像是現煮的玉米、簡單的奉茶或小吃,形式簡單,卻都溢著滿滿的好滋味。

 

依舊在玉井的北極殿過夜,在我弟慫恿下,在附近一家開過頭彩的彩券行買了大樂透(後來果真中了400元),開心的是不到一百公尺便有家超商可以喝咖啡。靜謐的小鎮,舒緩的氣氛與恬適的步調,其實還挺舒服的。雖然我不免還是想起錯過的影集,不過反正都有重播,倒也還好。

 

至於這篇文的標題,實乃因緣巧合,當然也可以說是神準。話說,今年過年我在家附近的一間香火鼎盛的廟宇求籤,求到的便是此籤。之後每逢初一、十五去拜拜時,要再求籤,卻都得到笑杯對待。直至到了朴子的配天宮,忽覺心生意動,索性擲筊試試,問的還是同件事,「神」呢,也很乾脆的應允。只是這中間我抽籤抽了大約八次,結果最後拿到這籤詩,當下楞了半晌,跟在家附近過年時求的並無二致。總之,時候未到,還是靜心等待吧。最後乖乖添了香油錢,然後在廟側跟老伯伯買了各一大袋的紅豆、綠豆,回家後應該可以煮很多次吧,紀念在心底,甜在嘴裡。

 

旅程結束之際,回到台北時竟然下起滂沱大雨。爸媽還是開車載了我一程,下車時揮手道別那一刻,心中忽萌或許該找個時間去學開車吧。

 

原因無他,爸媽逐年老了,我也是。

 

 

 



這個三月,關於小說的兩三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金山初夏的海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