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9, 2010

新居紀念日

無論是不安、心虛還是焦慮,傾洩過後總會比較愉快

 
前陣子,新浪不太穩,光是登入都無法順利如願。生怕幾年前新聞台的惡夢重現,於是未雨綢繆,因緣際會去了痞客幫落腳。收穫是重溫昔日罕有人至、慘澹經營的心境,重新體會當時的單純。一開始,純粹因為想寫所以寫……現在回想,所謂福禍相倚確實是件有趣的事。
 
認真思考或許可以寫小說這件事,其實是從搬來「新浪」後開始。在此之前,我還真沒寫過小說。既非理想,也不是心願。那去了「痞客幫」之後呢?
 
自己對書寫的熱情或動力其實慢慢消退中。換個說法,類似像卡在峽谷的所在,進退皆失據,只剩頭頂上還有片藍天。坐以待斃固然不甘心,卻也沒有妄想攀爬脫境的動念。不上不下,內在並不爽快。但同時又對自己至少還有掙扎的感覺,感到慶幸。或許,激情這玩意,不是燒盡了,大概就是離我遠去了。
 
寫還是能寫,但有點意興闌珊。最大的原因,一方面有點膩了。再則,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我對自己寫的東西總是看不順眼(自我最深層的感受就是沒有所謂進步這回事)。並非求好心切,就心態而言,比較接近媽媽的心態。孩子都是自己生的,再差也難以啟齒,頂多心知肚明。生都生了,還是得設法養大。我對「填坑」的心態約莫如此。
 
眼前欠缺背水一戰的決心,更無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需要。或許真得靜待哪天雲開月出。眼前,除了蟄伏,別無他策。
 
新浪的是魔羯座。歲末最後一天生日。痞客幫則是牡羊座,嘖嘖嘖,四月九日。
 
抱怨或吐苦水還是得適可而止。因為於現實無補。
 
至於收獲的部份。雖然和大半常來捧場的朋友素昧平生,但透過Blog的留言、或者後來的plurk以及facebook。僅管未曾謀面,彼此處於虛擬的兩端,網路終究會滲進現實的成分,彼此距離拉近了,存在也會自然更具象而具體。這些都是活力的來源,就算無法大步向前邁,至少提供休息時內在動力的轉化。除了由衷感謝,也真不知該說什麼。
 
想到有些人初次留言時才讀高中(也出現過國中生啦,我當時真的有嚇到),現在都唸大學了,還有的則是退伍了。縱然心中百感交集,但感動仍多於感嘆。有時確實會想,倘若略盡綿薄之力,有人因此獲得慰藉或者任何其他感受其實都好,只要不是引人誤入歧途。否則就罪過了。
 
最常擔心的就是:不想脫離現實,架構出理想而不真實的故事。很多部份,礙於個人經歷,通常是基於邏輯推演或耳聞的故事,乃至一時靈感。小說大半還是虛構,真實部份比例不會太高。也怕過於悲觀,提早扼殺大家對情感的憧憬。特別是我所謂的小朋友。
 
或許想太多。好歹不歸屬於憤世嫉俗或者空靈到不食人間煙火的分類。應該是這樣吧?但在決定若干情節乃至結局時,拉鋸的兩端總是這些東西。
 
無論是不安、心虛還是焦慮,傾洩過後總會比較愉快。
 
雖然已經四月中旬,該補的坑還是會在今年結束前填滿。就當是慶祝滿五週年,無論是句號、逗點或驚嘆號。總該有個段落。
 
至於痞客幫?目前只是將舊有的小說移過去,所以大家不必特地過去瞧。將來萬一有新的發展,定會另行通知。
 
從小養成的習慣真難改。還是無法擺脫所謂自我儀式這回事。否則無法開始。
 
像讀書時,總會在開學前備好新的書包。
 
工作遇到重要會議前,總希望能好整以暇先喝杯咖啡沉澱心情,舒緩緊張。
 
也似即便兩情相悅之際,心儀無聲勝有聲的默契,卻還是會渴望對方說出具體的言語,宛若魔法中的咒語。否則心便向悲觀傾斜,直覺注定會是場詛咒,不得善終。
 
更像吃完大餐甜點沒上,總之,就是少一味。悵然若失。





2,000,000紀念←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高雄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