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28, 2008

來愛吧,親愛的 (33.想法)

現實中並沒有太多所謂的下一次。愛情是種賭注,憑藉的也是機率


  回到營區,陳廷彥始終緊握著手機,三不五時便瞧一下,生怕錯過Jim的電話。心中的火氣早已消散,改由後悔填補。他確實不明白,一直都不明白,自己究竟為什麼會那麼喜歡Jim?他是喜歡Jim的靦腆沒錯,多少反映出不隨便動情的謹慎,當然也帶著某種程度的可愛。只是,倘若Jim偶爾也能像自己那般直接而熱情,就更好了。Jim顯然也不是很熱衷於肉體上的接觸,那絕對與年齡無關,阿孟比Jim還老啊!但卻樂此不疲。
 
  有什麼表達愛與激情的方式更甚於性愛呢?這些都還無所謂,頂多自己來。真正的癥結,是他覺得Jim永遠有所保留,彷彿有一大塊東西被莫名的東西佔據了。他當然明白對象八成是Jim的學長,也明白事過境遷,沒什麼好計較的。只是面對這種看似不存在卻真正存在於無形之中的對手,簡直難以匹敵。
 
  他一直覺得Jim喜愛他的程度太少,相較於自己,說是天壤之別是有些誇張,但好像也不離譜。儘管他一忍再忍,那種陰影與疑慮始終揮之不去。
 
  如果真的不愛,Jim為何不乾脆說明白,讓他一次痛快死過,過一陣子,他就能再活過來。自己絕對不是那種會百般糾纏、耍無賴的人。想到這裡,感情的事還真是沒道理。你喜歡的人,即便給你臉色看,你恐怕還會擔心他不開心。你不喜歡的人,就算承諾給你全世界,卻依舊不屑一顧,連理都不想理。
 
  麻煩的是,自己就是喜歡Jim。如果Jim可以用他懷念過往心思的一半對待他,自己就心滿意足了。想到這裡,不免感慨自己沒用。每次吵架,最後得低聲下氣的還是自己。Jim並非對自己不好,但總是缺那麼一點點,既不夠味,就像川菜少了辣椒。也沒有完全到位,就像喝白酒,明明用大碗比較暢快,桌上卻擺著高腳杯。
 
  然而,他隱約知道,Jim還是喜歡他的……所以無法徹底拋開,也不想拋開。愛一個人其實很簡單,相較於之後或許會牽腸掛肚的分手,或是得靠時間試探、培養的感情而言。既然情生意動,就勇往直前,只要過程一直持續,便是恆久快樂的進行式,他向來單純地這麼想。
 
  Jim應該了解他的個性,也能體諒他所謂的分手不過是一時氣話才對。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卻始終無法入睡。陳廷彥瞥了一下手機,再沒多久,他就得起床準備伙食了。
 
 
 
 
  Jim始終坐在沙發上,手機就擺在一旁,他不曾有過如此殷切等待手機響起的時刻,然而黑夜中,萬籟俱寂。
 
  生命真是充滿嘲諷與矛盾。年輕時有勇氣,卻往往欠缺智慧,分不清什麼樣的人可以愛?卻不能等待。年紀稍長,難免變得瞻前顧後,忽略了有些人可能稍縱即逝,很多時候,現實中並沒有太多所謂的下一次。愛情是種賭注,憑藉的也是機率。
 
  他知道陳廷彥待自己很好,脾氣是火爆了點,但比起自己的猶豫與迂迴,他寧可直接些。他也明白自己確實沒有全心投入,總是在擔心或害怕什麼?也許是上一次的傷痛與教訓太深刻,自己也沒有完全放棄等待吧?等待的迷人之處,不就在於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自己應該不算腳踏兩條船,也談不上是劈腿,定義成精神出軌或許可行。只是陳廷彥大概無法體會,也很難了解。自己其實早知道這一切終將過去,第一次見到賴振宇的時候,自己的心早已再次死去,除了說自己愚蠢,也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至於昨晚,一切是真是假都已無所謂,不過就是進行再一次確認罷了。有些人,真的就只能愛,無法等待,更不能依賴。
 
  自己對於過去之所以耿耿於懷,實在是因為時間的累積太沉重,回憶這東西,不是說抹滅就能去除乾淨的。他當然也希望,自己可以如同很久以前的那個自己,用對待賴振宇的方式同樣對待陳廷彥,一樣義無反顧,一樣堅決不變。
 
  自己不只一次對陳廷彥說過,他或許還愛著以前那個賴振宇,但絕非今日這一個,他絕非隨便說說,但有些話講白了顯然作用不大。他不知道換成自己,是否就能夠承受同時不計較。不過有一點他很確定,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共處於一個時空,氣氛愉快,那就是「愛」了。他不想去計較過往,畢竟,誰沒有過去?
 
  誰愛誰多?誰對誰好?誰是誰非?這種問題既難解也無聊。每個人總是會立於對自己相較有利的點上,想像、闡述然後放大。對於彼此的關係,往往百害而無一利。自己或許將來可以用符合陳廷彥期待的方式對待他,當然仍可能功虧一簣,然而,他是真的打算努力試試的。無論是遺忘或改善,都需要時間。
 
  只不過,那個可以轉換的時間點八成過了,不會再出現。陳廷彥離去時毅然決然的神情,此刻回想起來,心中忽然湧現淡淡的悲哀。換個角度想,如果陳廷彥屢屢為此不開心,或者鬧彆扭?彼此真的分開,會不會更海闊天空?
 
  就在那一瞬間,Jim站起身,隨後關上手機電源。走向窗旁,拉開窗簾,外頭正是天色將亮未亮的風景。
 
 
 
 
  阿孟安穩地睡了一覺。起身時,小賴還在睡夢中。
 
  對於自己的大膽安排,最終的結果,自己心滿意足。他並無拆散陳廷彥和Jim的念頭。只不過是急於態勢明朗,所採取的手段。
 
  他向來認為感情是一種供需關係,這樣說或許太市儈,然而事實即是如此。無論是情場、商場或戰場,先發制人永遠是對的,握有選擇權與主導權,當然強過被選擇的處境。有時候,唯唯諾諾是一種偽裝,面對有外來者入侵的狀況下,絕不能坐以待斃。
 
  愛多少有時候並不重要,一如所有投資行為,落袋為安的獲利才是真的。倘若無法在一起,再美再深刻的愛也是徒然。況且,自己也花了不少時間與心力,無論如何,勢必得保住戰果才行。
 
  自己確實心存自私,他並不想看見小賴與Jim保持連絡,儘管死灰復燃的可能性並不高,但亦非絕對。風險若能掌控,甚至徹底杜絕,應該不會有人傻到自動放棄。再則,他也不認為Jim和陳廷彥登對,主觀的因素當然有,四個人交叉衍生的關係太複雜。另一方面,他也對陳廷彥面對Jim時那種神采飛揚的樣子有些吃味。Jim未出現之前,他在陳廷彥的心中還有一定的地位。
 
  不過就是個作家罷了。自己雖然年紀大些,但他可不認為自己比不上Jim。無論是對陳廷彥或者小賴,都一樣。
 
 
 
 


 
延伸聆聽:
 
思念是一種病 By 張震嶽 & 蔡健雅









來愛吧,親愛的 (32.分合)←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來愛吧,親愛的 (34.澄澈)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