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December 20, 2007

欖菜燒黃魚的滋味(下集)

只是萬萬沒想到,這欖菜燒黃魚,最後還是自己一個人吃


Part 4.新乘客
 
  「好啦!只是一起吃個飯有什麼關係?」小安使出渾身解數極力勸進,「我是你好朋友,難道會介紹爛貨給你嗎?他真的不錯,是你的菜……」
 
  「可是我現在有人啊!」小武頗為難地說。
 
  「只是吃頓飯,介紹你們認識,我又沒要你把阿文甩了。」停了一會,小安接著說:「況且你跟他相處不是也沒多愉快,你老是抱怨一堆,多認識個朋友有什麼關係?」
 
  小安的話觸動了自己心底一直努力忽略的事實,自己和阿文相處上確實有些問題,但還不到決裂的程度。至於分手?他倒從未認真想過。只不過是拿來當作要脅的武器,有點賭注的意味。
 
  或許就試這麼一次。他不過想知道,自己的付出可以換來多少的重視?並非計較,而是,唉!那種感覺自己也不會說。
 
  況且,打個電話應該不難吧?如果阿文真的在意彼此的關係,不過就是要他打通電話。自己狠話都說了,已經沒有可供模糊的空間。
 
  「好啦!你打算約什麼時候?」
 
  「阿文不是明天去香港嗎?如果沒事,就明天晚上吧!」
 
  「約哪裡?」
 
  「我先跟對方約,等等再打給你。」
 
 
  同樣是那家粵式飲茶餐廳。小安和對方準時出現,隨後在一旁坐下。小武心中並無特別的感覺。反倒看了一眼手機,確定一下時刻,同時確認自己的手機運作正常。電力充足,並非靜音狀態。
 
  自己心中掛念的,其實還是阿文究竟會不會打電話來?
 
  因為心無旁鶩,也因為心中仍有別人盤據,所以能夠侃侃而談。小安介紹的朋友叫阿良,跟自己一樣是單眼皮,笑起來同樣會瞇成一條線。穿著簡潔,一件藍紫色的polo衫搭牛仔褲。
 
  也不知道是怎麼扯到紅燒黃魚這話題的。
 
  「是喔!明天阿良要去日本補貨,他日文嚇嚇叫,就叫他幫你帶那個什麼欖菜好了。」小安順勢作球,一派輕鬆。
 
  阿良點頭笑著,「我會幫你去超市看看,幫你帶幾種回來,你自己試試看哪一種合適。」
 
  猶豫了一會,小武說:「謝謝,不過先說好,你幫我買,到時候錢要收,不然我不拿。」
 
  「好。」阿良接著說:「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吃你做的欖菜燒黃魚?」
 
  小武語帶保留地說:「看看吧!有機會的話。」自己仍把這權利留給阿文。只是如果阿文還是不懂?也自願棄權,那就……
 
  已經接近午夜十二點,手機如同植物人般,絲毫沒有動靜,活著卻像死了。
 
  「時間差不多了,明天要上班,阿良一早要去日本,我們該走了。」小安說。
 
 
  三人佇在馬路上。
 
  「Bye囉!我騎車,我往那邊走。」小安比了個手勢,「你們兩個都坐計程車嗎?」
 
  捷運可能趕不上了,而此刻自己也沒有馬上回家的念頭,因為失落。「我想走一段路再坐車。」小武說。
 
  「阿良你呢?」小安問。
 
  「我陪小武走一段路好了,反正坐計程車沒差。」
 
  小安瞥了阿良一眼,當下便明白了。他們果真來電。「那我先走了,bye。」
 
 
  那一段路不長,感覺卻很溫馨,儘管彼此話不多。
 
  「我可以跟小安要你的電話嗎?」阿良問。
 
  小武詫異地笑著說:「你幾號?我現在打給你,你就有我號碼了。」比起阿文的大膽與直接,阿良的體貼顯然更討人喜歡。
 
  「我後天晚上就回來了,一樣約剛才那家餐廳碰面好嗎?」
 
  阿文也是後回來啊!「我現在沒辦法確定,我Bf也是後天回來。」
 
  「嗯,那我再打電話跟你確定好了,如果可以見面,我就把你要的欖菜拿給你。」
 
  心底同時掠過歉意與感激,當然也有感動。「好,謝謝你。」
 
 
Part 5.下車
 
  回到家,像是失望到極點,索性放棄。小武把手機電源關了。
 
  千里之外,香港某處的飯店。阿文拿著手機,猶豫著要不要打給小武。
 
  自己不喜歡受人威脅的感覺。倘若小武的姿態再低一點,軟一點,或是用撒嬌的方式,他或許能夠接受。明知道,這回小武連所謂可能分手的話都說了,但也因為如此,自己的意願一半一半。不打?因為沒打電話分手,這原因有點扯。如果自己打了,那不就證明以前確實是自己的錯?
 
  反正還兩天,等要搭機離開香港時再打好了。不過,明天一早,他會趁採訪錄影前的空檔,去找小武要的欖菜罐頭。
 
 
  手機響時,小武雀躍地跳離床鋪,只不過,來電的是阿良。
 
  「我買到你要的欖菜罐頭了。」
 
  「謝謝。」
 
  「你怎麼了?怎麼好像不太開心,還是我吵到你睡覺。」
 
  「沒啦!我還沒睡。」
 
  「如果你有事,也願意跟我說,可以講沒關係。」
 
  那情境像極自己溺水,卻飄來了一根浮木。「真的沒事,你補貨還順利嗎?」
 
  「還可以,反正就提著行李箱到處看東西、買東西。」
 
  「那你早點休息吧!你應該也累了。」
 
  「好,你也是喔!有事可以打手機給我。」
 
  「謝謝,我知道。」
 
 
  依照約定的時間來到餐廳,小武心裡明白,這大概是自己和阿文最後一次見面了。
 
  「幹嘛擺一副臭臉,我有打電話給你啊!」
 
  服務生遞上Menu及白開水,隨後離去。
 
  「是啊!你搭飛機前才打,這樣也算?」
 
  「你又沒說什麼時候打,我還是打了啊!」阿文明知有些理虧,但仍佔得住腳。他相信,稍後等他把攬菜罐頭拿給小武,一切就沒事了。
 
  只見小武眼神充滿哀傷與不解,也有憤怒。「你到底是懂還是不懂啊?」
 
  「好啦!先點東西,我有帶東西給你。」
 
  心開始淌血,小武瞥向阿文隨身攜帶的紙袋,一看也知道裡頭裝的是小熊維尼……「什麼東西?」
 
  阿文將紙袋放在桌上,「你不是也喜歡小熊維尼?」
 
  霎時,所有的失望在血液裡奔竄,然後一股勁流向心臟。小武站起身,「你自己吃吧!小熊維尼是你比較喜歡吧?」
 
  小武的反應出乎自己意料。自己把沉甸甸的罐頭放在行李中,打算改天再給。只是話都還沒說,小武只拋了句話,「我晚點還約了朋友,我先走了。」說完便轉身離去。
 
  當下,自己忽然都明白了。阿文覺得所有的事情不過都是一種安排,打不打電話?有沒有帶欖菜回來?根本都不是重點。
 
  這一切的一切,只為遮掩小武背叛在先的藉口。
 
  要分手可以乾脆一點,不用這般費心費力。掩上Menu的同時,困惑與失落才蜂擁而至。至於憤怒?卻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Final.欖菜燒黃魚的滋味
 
  收到阿文的簡訊時,小武愣了好一會。
 
  『你不覺得你應該給我一個解釋嗎?我真的很難過。』
 
  心底再度深深地嘆氣,阿文還是不懂。算了,那要解釋什麼?
 
  
  打開欖菜罐頭,阿文用手指淺嚐了一口。有點鹹,不過確實如小武所說的,有股清香的氣味。只是難以想像,這東西用來紅燒黃魚,會是怎樣的滋味?
 
 
  在黃魚肚裡塞了薑片,隨後擱上蔥段、辣椒,在黃魚身上鋪好些許欖菜,隨後淋上紹興酒,接著蓋上鍋蓋。然後忙著切蔥絲,當然要青中帶白裝飾起來才好看。
 
  打開鍋蓋的同時,眼眶有些濕潤,不太看得清楚,一定是剛才的辣椒放多了,所以有點嗆。
 
  只是萬萬沒想到,這欖菜燒黃魚,最後還是自己一個人吃。
 
 
後記:
 
寫這篇文,純粹只因前幾天看了于美人的烹飪節目,掌廚的是夏禕。頓時,食指大動,基本的概念在心裡隱隱成形,覺得好像可以寫點什麼?所以,如果大家覺得似曾相識,或是跟【愛情存在的理由】中的橋段相同,我只能說,書寫的同時我沒想那麼多,也沒想到大家會衍生出這樣的感受,謹此說明。
 
我自己沒試過用欖菜煮東西,之前,也沒聽過這玩意。只是當時從電視螢幕看起來,好像真的很好吃。哈哈哈!有機會的話,我會去超市找找,然後試做看看。
 
至於這篇文,想描述的不過是人與人之間,再將屆親近之時,卻因想法或習慣,或是時機等種種因素,所造成的疏離,難以再進一步。
 
沒有要說誰對對錯,只是一種心境與思緒上的描寫。
 
 
延伸閱讀:
 


欖菜燒黃魚的滋味(上集)←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