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8, 2007

天敵與共生 (84.往事)

那時候,我真的很想把忠義拖出來打

  停妥機車,進益按了電鈴。   過沒多久,修文開了門,好奇地望著他,「怎麼吃這麼久?」   進益從後面拍了修文屁股,笑著說:「幹嘛?那麼想我啊!」   兩人走進臥室,修文關上門,身體湊近進益,嗅了一下,「你們吃牛排?」   進益驚訝地點了頭,「你怎麼知道?」   修文微笑著,「先說好!不能生氣喔!」   進益納悶,才想開口,修文先說話了,命令似地說:「你衣服脫掉!」   進益笑著,雖然不清楚修文意圖,但還是解開襯衫扣子,「內衣要脫嗎?」   只見修文帶著笑,將手伸進他胸前、背後,輕輕撫了兩下,「好了!」   進益毫無頭緒,「幹嘛故意挑逗人家?然後又只做一半?」   修文轉身望著他,臉上尷尬笑著,卻沒有答話。   「說啦!」   「我才不是挑逗咧!我是檢查…」   「檢查什麼?」進益好奇的問。   修文露出笑,「檢查你是不是只有吃牛排,有沒有做壞事…」   進益不敢置信地望著修文,心裡卻很得意,「這樣摸兩下,你就知道啦?」   修文點頭,「除非你們辦事前不洗澡,那我也沒辦法…」   進益笑出聲,望著他,「原來你那麼擔心啊!」接著又說:「我不是跟你說過我不喜歡我們輔導長,有什麼好擔心的,真是…」   「問題是他喜歡你啊!而且你們也吃太久了吧?」   進益笑著,「那這樣摸我兩下,可以知道什麼?你跟我說。」   修文望著他,「如果你洗過澡,身上會滑滑的,跟一整天上班還沒洗澡的觸感當然不一樣,會有肥皂的味道啊!如果真的有做又沒洗澡,身上也應該會有其他味道。」   進益笑著,他確實覺得修文心細到不可思議的程度,至少對自己而言是這樣。但他心裡既沒有不舒服,也不覺得生氣,反倒覺得修文越認真計較,越表示他對自己的專一與深情。自己以前不也這樣?光是知道他跟忠義一起去看MTV,心中便有異樣的感受,苦於自己身在外島,無計可施。只是他壓根從沒想過這種檢測的方法就是了,笑著說:「你幹嘛不直接問就好了?」   修文望著他不說話,直接走向鋼琴前坐下。   「你先不要彈琴,我先去洗澡。」   修文望著他,「幹嘛?」   進益笑著說:「既然你要檢查,我洗乾淨一點,你才方便啊!」   「今天星期五耶!你又沒帶衣服…」   「我現在跟你睡覺又不穿衣服。」說完便往浴室走。   進益沐浴完畢只在下身圍了條浴巾。修文拿了吹風機,幫他吹乾頭髮,進益滿足笑著。   兩人躺在床上,進益吻了修文,「你不脫衣服嗎?還是等等我幫你脫?」   修文撫著他胸部,然後伸向他腰間,順著肚臍往下,探向毛髮叢生的部位,笑著說:「反應還蠻正常的,看來真的沒事情發生!」   進益撫著他臉頰,笑著說:「他是有說希望我跟他做…不過我當然不要。」   「驕傲得咧!」   「我哪有?」進益抱著他腰際,「我是老實跟你說啊!」   「那怎麼吃這麼久?」   進益不想多說,也不想在這個時候讓修文知道自己已經拿到最後的一封信,「沒啊!就在他房間聊一下天,我差點就要翻臉…」   修文望著他,「那你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上班。」   進益搖頭,「我今天咖啡喝太多,睡不太著。」   「那陪你聊天,想睡再睡。」   「先陪我聊天,等等我要喝酒…」進益望著修文,「假設今天真的有怎麼樣,你會生氣嗎?」   修文搖頭,「幹嘛生氣?」   進益不解,「既然不會生氣,那幹嘛還檢查?」   修文認真地說:「如果我事先沒說就算了,你總不能明知故犯,然後又道歉,就以為一切沒事吧?」   進益點頭,「搞了半天就是不行嘛!」   修文微笑著,「你要是不滿足,你就去啊!要是我跟別人怎麼樣,我就不信你不會生氣。」   這倒是真的,進益笑著說:「我比你還愛吃醋,我才不會讓你跟其他人一起吃飯,還去他房間坐咧!」   修文心中有數,「你說的應該是忠義吧?不過他都要結婚了…」   進益點頭,「說真的,你所有朋友裡面,我最不喜歡忠義。」   「你以為我喜歡他?」   進益點頭,忠義的確一直是他的假想敵。   「有一陣子確實是這樣沒錯,不過後來就知道喜歡他沒用…」   進益好奇,「為什麼?我覺得他也喜歡你啊!」不然忠義幹嘛寫情書?   修文搖頭,「他連信都沒回,而且後來他又打算追桂芬,我想他大概會跟你一樣,還是趁早死心比較好。」   「你還記不記得?」進益問。   「什麼事?」   「有一次你說忠義有胸毛,我聽到的時候就很生氣,覺得你很隨便…」   修文笑出聲,「拜託!他要給我看我有什麼辦法?」   「後來就是你陪他等車,居然把手伸進他褲子口袋,那時候,我真的很想把忠義拖出來打。」   「你都還記得啊!」修文接著說:「那是國二的事吧?」   進益點頭,「不過後來我想想,也不能怪你,你那時候連毛都沒長齊。」話才說完,發現下體被修文緊緊握住。臉上笑著,「我說真的啊!因為我幫你洗澡的時候,你真的是光溜溜的啊!一根毛也沒有…」   修文用力捏著,「你還說!」   進益翻身吻了他,然後說:「不過我很好奇你那個獎品是什麼?我一直想不出來。」   「你想出戒指的解決方法啦?」   進益心中竊喜,故意搖頭,語帶埋怨,「你都不提示一下?」   「當然不行。」   「都是自己人了,幹嘛這麼計較?」   修文笑著說:「就是因為這樣才計較!不然我才懶得管你。」   進益笑著,「那你慢慢等,我只好一個一個試,就看你運氣好不好囉!」   「那又沒差,反正我們在一起就好了。」   進益望著他,心裡突然很感動,很想立即起身回家拿戒指。   「對了!有件事我們先說好。」修文突然說。   「你說…」   修文認真地說:「這次出去我沒打算要回來…」   進益說不出話,這和原先計畫不太一樣。   「你欠我爸的,反正將來慢慢還,我們不拿他錢也可以,我這邊夠,只是你媽應該會希望你回來。」修文望著他,「我要說的是,如果有一天,真的沒辦法撐了,你要回來,你就自己一個人回來。」   「你是說結婚?」   修文點頭,「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你結婚我會去的…」   「神經…」進益又吻了他,笑著說:「都跟你結了,怎麼可以又跟別人結?你休想!」   修文笑著,「我只是先跟你說,這件事例外,媽媽最大,你聽你媽的話,到時候我不會生氣,我是這個意思…」   進益點頭,他不想繼續這話題,曖昧地問,「親愛的,可以關燈了嗎?喝酒時間到了。」   修文笑而不語。



天敵與共生 (83.真相)←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天敵與共生 (85.海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