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4, 2007

天敵與共生 (78.天意)

他這輩子從沒想過要騙修文,或許就這麼一次,唯一的一次

  修文淡淡笑著,隨手摸了下進益臀部。   進益面露喜色,「偷摸我!」   修文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淺笑著說:「附近都沒人我才摸你,抗議無效。」接著說:「要不然以後都不要碰你好了。」   「幹嘛這樣?我開玩笑的。」進益望著他,「只是覺得你很少主動,高興啊!」   修文沒答話,繼續走著。   馬路旁的指示牌寫著「姐妹潭」,地勢一片平坦。「要不要休息一下?」進益問。   修文搖頭,「我們上次來看過了啊!」   「我們都是經過而已。」然後伸出手指著潭中間的涼亭,「我們去坐一下,順便休息一下。」   修文不置可否。   「你是不是急著要去北港?」進益問。   修文嘴角揚起,含笑不語。   進益擁著他肩膀,「反正一定會去,幹嘛那麼急?我會照你意思求籤,放心啦!」   兩人走入小徑,頃刻便到達涼亭。   修文望著深綠色的潭水,波光粼粼,陽光照耀到的部份,透著螢光綠。「這水好像是死的,什麼東西都沒有。」   進益望了一下,笑著說:「有啊!有水蜘蛛。」   「我是說魚啦!」   進益趨近修文,四周望了一下,迅雷不及掩耳地吻了修文臉頰。   修文望著他,「喂!你膽子越來越大。」   進益露出得意的笑容,「就想親你啊!那次去你班哨,我們在碉堡旁邊接吻,你把我推到牆壁,感覺就蠻好的。」   修文紅著臉,沒答話。   「我們晚點不是要住台中?我可以喝酒嗎?」   修文望著他,「幹嘛喝酒?我又沒抽菸?」   進益笑著說:「碉堡是指接吻,喝酒就是做那個啊!暗號啊!」   修文想起那晚自己喝醉的情景。「那我也可以喝嗎?」修文望著進益。   進益點頭笑著,「這次你先喝,你看看舒不舒服!然後再換我,可以嗎?」   修文點頭,「不過你要去買潤滑劑,不然會很痛。」   「去藥局買嗎?」   修文點頭。   進益笑著,「那以後可以天天喝嗎?」   修文拍了他屁股,「還天天喝咧!你不怕軟腳?」   「我老實跟你說,你不要笑我喔!」   修文點頭。   「我平常一天至少要打三次,洗澡一次,睡覺前一次,睡起來一次,當兵的時候,有時候無聊會更多次,我都會把睡袋想成是你…」   修文噗哧笑了出來,「真的假的?」   進益點頭,「其實那次我是故意的,我也怕我那麼久不在台灣,怕你又跟忠義好,或是認識其他人,只好把你灌醉。」   修文望著他,「你在外島當兵,都沒去嫖?」   進益搖頭,「我對謝穎雯都沒那種感覺了,還嫖?」   「那我呢?」修文問。   進益摸了他頭髮,「你啊!有時候光想就有點興奮,你摸我的時候,我通常就有感覺。」   修文笑了,「走吧!回去吃早餐,東西收一收,然後就可以去北港了。」   「你要是等不及,等等回旅館,我們可以先休息一下。」   「是你等不及吧?」修文笑著說:「走了啦!」   進益點頭,趁修文轉身時摟著他腰際。   兩人逐步離開林木高聳入雲的小徑,走回馬路。山上的空氣舒爽而清涼,寶藍色的天幕像是永恆的佈景。   進益圍上浴巾,同時遞了浴巾給修文,神情意猶未盡,略帶靦腆地說:「我剛剛真的很舒服,你…」話卻說不出口。   修文望著他,尷尬地說:「你以為我有跟別人做過?」   進益不知該怎麼說。修文剛才動作不僅大膽,而且變化多端,雖然只用了手和嘴。他知道不該懷疑,不過修文的變化實在太明顯,進步的太神奇。   修文心知肚明,淡淡地說:「我有買錄影帶,剛剛是試試看,有沒有用。」   進益恍然大悟,笑著說:「原來有在家偷練過,回去我也要看,男生跟男生嗎?」   修文伸手拍了他胸膛,圍上浴巾,然後點頭。   進益開心笑著,「那有時間,你多試幾遍,我當你的實驗品。」   修文伸手撫著進益手臂,然後摸向他胸膛,另一手觸著進益胯間。發現進益很快又呈現勃起狀態時,開心笑著,「你還真是性慾旺盛。」   進益乾脆解下浴巾,笑著說:「我沒騙你吧!你以後要負責搞定它。」   修文捏了它一下,「知道啦!」一邊走出浴室,「衣服穿一穿,走了啦!我們要坐十點那一班。」   上了車,修文從背包裡拿出隨身聽,然後把耳機另一端塞入進益左耳。   「你要是累,你睡一下。」進益說完隨即調整姿勢,讓修文可以靠著自己肩膀。   「你不睡嗎?」修文問。   「我沒關係,你睡!反正都坐到終點站,不會坐過頭。」   耳裡音樂流瀉,窗外是林木蒼蒼映著白雲,修文安祥自在的靠著自己肩頭安睡,睫毛溫柔的翹著、覆著,幸福又甜蜜的光景,進益毫無睡意,他要好好享受這一刻。山路蜿蜒,前方的路無法一眼望盡,不過無所謂,終點是哪不重要,只要兩人都在旅途上就好。   氣溫逐漸變熱,修文脫了外套,放進背包。巴士駛進市區,眼前呈現人車擁擠的樣貌。   「我們要先吃午飯,還是先去北港?」修文問。   「看你啊!」   「那先去北港好了,拜拜完再吃飯。」   進益點頭。   兩人踏進朝天宮時,修文伸出手,「五十元拿來。」   進益笑著,從皮夾拿出一百元紙鈔,笑著說:「還要算那麼清楚!我們不是已經…」   修文轉身望著他,笑著說:「現在還不是,等你求完籤再說。」接過紙鈔後,伸手望向手背,「而且你戒指也還沒給我。」   進益微笑點頭。   兩人沿著香爐祭拜過一圈,最後回到正殿,修文拿了一副筊遞給進益。   進益在心中默念,「他跟修文是不是可以像一般夫妻那樣在一起?」然後擲了筊,結果是笑杯。   修文望著他,沒有說話。   同樣的問題,同樣謹慎而虔誠,結果依然沒變,還是笑杯。   修文走了過來,「你怎麼問的?」   進益湊近修文耳畔,「我問她我們能不能像夫妻那樣在一起。」   修文猶豫著,神情有點憂慮,「那最後一次吧!照理講,不能一樣問題問兩次…」輕輕嘆了氣,「這次再沒有,就不要問了。」   進益點頭,修文退回一旁。   手持著筊,進益轉身瞥了修文一眼,然後望向媽祖神像,他知道無論如何他一定得求到籤,而且還要是支好籤。自己未必會因此改變或受到任何影響,不過修文可不一樣,他把這件事看得很神聖、很重要。   那一瞬間,他決定更換問題。閉上眼睛,聚精會神地在心中問,「我跟修文到美國唸書可以順利拿到學位嗎?」   筊在地上翻了又翻,也彈了好遠,不過是聖杯。進益笑了,彎下身拾筊的同時,轉頭望向修文,他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   他這輩子從沒想過要騙修文,或許就這麼一次,唯一的一次。他在心中祈求,無論如何,希望媽祖務必給他一支好籤,事關兩人未來幸福,他不希望修文心中有疙瘩。   走向籤桶抽了一支,然後重回神像前方,擲了筊。   又是聖杯,進益笑了,心裡卻也有點擔心,他不知道籤詩答案會是什麼?   修文靠了過來,兩人一同看向竹籤末端。   修文立即露出滿意的笑,開心地走向一旁,「你去拿吧!」   望著修文的表情,進益心中雖然納悶,但憂慮的心情完全消失。他不相信修文會知道所有籤詩內容,甚至都背了起來,這不太可能。   不過修文安心又滿足,自己便放心了。「乙丑」應該是支好籤吧?



天敵與共生 (77.觀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天敵與共生 (79.晚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