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7, 2007

愛,暗湧 (030)

他心裡很清楚,出門在外,就是要省

  「我起來幫你整理東西好了。」宇誠說完便坐起身。   繼康連忙伸手將他拉回,「不用啦!你去上課的時候,我再慢慢弄就好了,反正我又沒事。」   宇誠笑著說:「我想看看你帶了什麼東西過來。」   繼康不置可否,只是笑著。   宇誠小心跨過繼康,然後跳下床。走到背包旁,彎下身,隨後打開背包。   「果然玩的東西都帶了。」宇誠望著繼康接著說:「你沒帶制服?內衣褲只帶兩件…」   「真的不夠再回家拿就好了。」繼康笑著回答。   宇誠搖頭,「色情光碟倒是全部都帶來了。」   繼康笑著,「我怕無聊啊!」   宇誠一邊將繼康衣物擺進衣櫥裡,「你晚餐要吃什麼?」   「隨便。」   「那我等等去買便當,順便幫你買雙拖鞋。」   繼康點頭,然後說:「我們好像缺一台電視,也沒電腦,也沒冷氣?」   「這地方是租的,又不是在家裡…」接著又說:「有地方住就不錯了,那些東西以後再說!我還沒找到工作…而且這裡地方這麼小…」宇誠望了一下,這房裡如果再放電視和電腦,大概連走路的地方都沒有。   繼康沒再說話,心裡則想著要給宇誠驚喜。   「那我去買便當囉!」宇誠說完拎起皮夾和鎖匙便往門外走。   繼康這才想起應該打通電話給若雲,於是離開床舖,慢慢彎下身,從背包中找出手機。   繼康笑著說:「漂亮媽媽!我到了。」   「這麼久才到?」若雲問。   繼康不好意思地說:「剛剛在整理東西,忘了先打電話給你。」   若雲笑了,「嗯!我還以為你們住很遠。」   「你沒事吧?」繼康問。   「沒事啊!你好好照顧自己。」   「放心,我知道啦!」   「嗯,別讓我擔心。」   「好!那就先這樣囉!你要是想我,就打電話給我。」繼康撒嬌似地說。   若雲笑了,「我知道,那你先忙吧!」   「好,漂亮媽媽Bye!」隨後掛上手機。   宇誠回來時,只拎了個便當,另一手則是便利商店的塑膠袋。他將便當遞給繼康。   繼康納悶地望著宇誠,「是兩個人一起吃嗎?」   「沒啦!你吃便當,我吃御飯糰,我還有買飲料。」   繼康看著他,「幹嘛這樣?以後吃一樣的東西就好啦!」   「我知道你不愛吃這種東西。」宇誠說。但他心裡很清楚,出門在外,就是要省,何況他現在還沒找到工作。   「那我吃一半,剩下的給你。」繼康笑著說。   「那你會吃不飽吧?」宇誠調侃地問。   「你下課再買麥當勞回來就好了。」   「那比買便當還浪費。」宇誠說。   繼康這才恍然大悟,「喔!我們以後吃一樣的東西就好了,不然下次換我去買。」像是囑咐也像驕縱。   「好啦!你趕快吃。」   繼康很快地扒了一半便當,然後望著宇誠,「剩下的給你。」   宇誠搖頭,「你自己吃啦!」   繼康看著他沒說話,像在生悶氣。   宇誠才又補充,「這次你自己吃,我下次買兩個便當。」說完露出笑容。   繼康這才繼續端起飯盒繼續吃。   宇誠隨手遞了瓶可樂給繼康,然後自己到衣櫥拿了內衣褲,「我先去洗澡囉!」   「那我咧?」   宇誠笑著說:「你時間很多,晚點慢慢洗。」   「你沒看我行動不方便嗎?」   宇誠笑了,「好啦!小色胚,那你等我回來再幫你洗。」說完便往浴室走。   繼康滿意的笑了,隨後站起身,慢慢走向窗旁,這屋裡唯一可以看見外頭風景的小小角落。天色漸漸黑了,他還沒習慣,這地方既小也冷清。隨後小心翼翼彎下身,從背包裡拿出他的PSP和PS2,費力地接上線後,坐在床沿玩了起來。   宇誠沐浴過後回到房裡,一邊換上制服,「我要早點出門,研究一下怎麼上課比較快!」   繼康點頭,「路上小心。」   「你要是玩累了,就休息一下,不過不要睡太飽,我怕你晚上睡不著。」宇誠背上書包。   繼康點頭,「嗯!」   宇誠離開時,順手掩上了門。繼康最後決定,出門去買東西。依照他觀察,這房間有第四台的線路,只要申請應該就可以收看,要不然也可以接他的電視遊樂器。這樣才過癮!PSP的螢幕太小了,至於音響和喇叭?過幾天再說,一樣一樣來,反正他現在有錢,也有時間,只是行動不便,不過還是得找點事做,不然太無聊了,他覺得應該先買台電視。下定決心之後,拿了提款卡及鎖匙,便往門口走。然後慢慢走下樓梯。   諾鼎不到十點便回到家,他去繼康房裡探了一下,發現沒人,便往若雲房間走。   「繼康人呢?」   若雲望著他,「他搬出去跟宇誠住了。」   諾鼎思索片刻,「所以你知道了…也同意?」   若雲點頭,無奈地說:「不然能怎麼辦?」   諾鼎嘆了口氣,「你沒勸他?」   若雲沉默半晌之後才說:「勸如果有用,他也不必搬出去了。」   「唉!那以後我們怎麼辦?」   若雲當然知道諾鼎的想法,「繼康跟你不一樣,那也沒辦法…你年輕的時候也沒想過你會這麼早結婚吧?或許根本沒有結婚跟回來接掌家裡事業的打算,不過你還是都做了。」   諾鼎點頭,「是沒錯,不過我們就只有他一個兒子。」   「我知道,不過你換個角度想,如果上次車禍真的怎麼樣,我們搞不好連兒子都沒有了。」   諾鼎點頭,「你難道一點都不生氣也不難過?」   若雲淡淡笑著,「生氣倒是沒有,不過有被嚇到,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繼康是同性戀。」   諾鼎可以體會若雲震驚的感受,他自己也經歷過這一段,不過此時他心中所想的則是要如何解決問題?他原本以為若雲會跟他站在同一陣營,但事實並非如此。現在繼康走了,他雖然仍無法徹底接受事實,但畢竟是自己兒子,終究會掛念。   「他住的地方你知道嗎?」   若雲搖頭。   「你知道了再跟我說。」   若雲望著他,「你是要去接他回來,還是…」   諾鼎又嘆氣,「至少得知道他住哪吧?不然怎麼會放心。」   「我有叫他每天打電話給我。」   諾鼎點頭,「我在想,也許我們可以…」   若雲看著他,等待著答案。   「可以幫繼康生個弟弟或妹妹。」   若雲詫異地笑了,「你是說真的還是開玩笑?」   「當然是真的,只有這樣,事情才會比較圓滿。」   若雲明白了,「我看你是一定要再有個兒子吧?」   諾鼎搖頭笑著,「不光是我的問題。」   「那我懂了。」若雲回答。   「我們應該沒問題的。」諾鼎笑著說。   若雲點頭,「我這兩天去問問醫生,到時候告訴你。」   諾鼎笑了,「記得早一點跟我說。」   若雲回想起很久之前那段以繁衍為主要任務的往事,然後尷尬地笑著,「我知道。」   諾鼎走近她,給了她一個擁抱,然後興高采烈地走向自己房間。



愛,暗湧 (029)←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暗湧 (最終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