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9月2日

两年零八个月的有梦有朋友



想了很久,不晓得到底该如何记录我这2年零8个月的生活。

是的,那只是两年零八个月。是一段看来好像很久,但偶尔看回,却又感觉好像很短的一段记忆。偶尔夜里想起,依然怀念那段匆匆忙忙的日子。有好几个月总有那么一天,放完工就需要赶着飞机还是巴士下吉隆坡。有好几个住在Tune Hotel的夜晚,总需要吃饱没事干又不能入眠的时候,坐在半夜了还依然繁忙的Jalan Sultan Ismail路旁,傻傻的看着车来车往。偶尔会有来自四面八方的背包客,也和我一起坐在一旁一边猛吸一氧化碳,一边天南地北的聊。

那是一段有梦有朋友,有笑有争执,有作业有考试,有挨夜有通宵,有伤心有快乐的MBA岁月。半工半读的日子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虽然他的确需要一点勇气去面对。尤其当功课、考试及工作都一起来到巅峰时刻的时候,它很考验我们的耐力,很挑战我们的信心。

凡走过必留痕迹,凡经历过必成回忆,这一段日子的很多故事,可能几十年后将会再次成为我们一起讨论的话题。

MBA标榜的是群体合作,而不是一个人的优秀。所以挑灯夜读,有时并不见得是你个人的权利,而是需要和一堆和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还是姐妹完成它。不停的讨论,不停的辩证,有时还会为了各持己见而头痛不已。但那就是现实。重要是如何存异求同,迈向双赢。这可是课本没有教,但却是大家要学习的基本功。

课本的理论,肯定远比不了实际的演练。Case studies 是最好的学习方式。但是偶尔望着长达十几二十页密密麻麻的文字,我们就算知道它是万灵丹,也很难吞的下。我们只好一直对case studies又爱有恨。如果能够把它烧了,喝进去就能记得了的话,那该多好。

最好的学习未必是来自大师的教导,而是来自无私的经验分享与指正。我们很幸运的遇到一些肯为我们苦口婆心的导师。如果不在意学生的发展,他们何苦需要苦口婆心。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更何况大家是一伙超过三人的。

偶尔想到头脑堵塞了,难免需要问问老天,为什么灵感你还不下来。有些人相信,吸上一两根精神烟,不只提神,还会加促灵感的涌现。遗憾的是,我并不习惯这一个秘方。

我比较向往用吃来寻找灵感,还有自我解放。有好一段日子,我们会停在这里觅食,饱食后才踏上归途。归途中,我们继续八卦。

其实有些老师很可爱。是他们让我觉得,原来教管理课是一件挺快乐的事情,是一件挺满足的志业。原本一向没打算继续深造了,但是经这些老师的间接影响下,我对再下一城是有点蠢蠢欲动的。被这些老师熏陶后,我对通过管理教育来栽培新一代管理层,有着浓浓的兴趣。君子圆梦,十年未晚。当下,我给自己许下一个十年大计。

跟其他的很多人生际遇一样,读书,不过是人生的某个驿站。你会在不同的驿站一再的遇到不同的人事物,然后这些人事物会反过来启发你一些想法。你的人生可能因为在某个驿站遇到了这些人而改写你人生原来的剧本。但是那不重要,因为人生原本就是一个很难说得定的剧本。人生的剧本,原本就是王家卫式的。你会随着你所接触到的更广阔的天空,来制定你的最新航程。你可能会决定飞得更远,更高,抑或是完全飞到不同的方向去。

也有可能,你只想独自静静的,飞到低洼无人烟处。

无可否认的,当功课及工作把我几乎淹死的时候,我曾经反问自己,干嘛跑去找石头来丢自己的脚?但两年零八个月后,我想说,那个过程是很享受的。是很不舍的。毕竟我们毕业后,是很少有机会沉溺在安全的学习的海洋中。

最终那个所谓的The Day来了。校方选择了在9月17日这一天为我们举办一个慰劳庆典,慰劳我们两年零八个月后得以重生。他们管这一天叫毕业典礼。我管这一天叫人生的驿站。

这一天的到来不是目标,而是过程之一。盖这一天后我们要做的还是,继续前进。

就好像剪票员敲打着椅子的握把,拉阔嗓子的对着巴士司机叫喊,J A L A N ~ !

末了,阿保谨以这篇文章,以及『有梦有朋友』这首歌,献给我所有亲爱的同学们。祝福你们,老天保佑你们。加油!



决赛的前一晚←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执子之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