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4月3日

寻找知音



有时候自己会分不清,那些我喜欢的歌曲,是因为经过升哥的特别介绍所以才特别喜欢,抑或是由于听多了升哥的歌曲而变得品味相同呢?有时我因此也会在想,会有多少个这里的朋友会喜欢这样子的曲风?别人唱的福建歌我一般上都不怎么听。但新宝岛康乐队的福建与客家歌,则是几乎可以让我的细胞不停在摇滚那种。像夏老师的“黄昏的故事”,如果没有升哥跟夏老师一起演绎过,我大概也没什么机会再次听到这宝岛国宝级人物的好歌阿!

我想起3月31日那晚,原本Chai Diam Ma是 响应吉安的呼吁,想要在这一晚举办一个说好事,想好事的祈福大会。但也有可能一开始老板娘就是准备好叫周达万来弹唱的。人来的不多。但大家一整晚就围着小桌子这样,也不管对于歌曲的喜好是否就暴露自己的年龄,纯粹快乐的歌唱着。歌唱着老去的青春,歌唱着单纯的年华故事。

音乐,很快乐的,真的。

如果你是工程师,你大概会知道什么是modulation signal,什么是carrier。音乐之所以醉人,是因为它其实是一个carrier,把情绪重新整合,把故事modulated。每当重听,我们就demodulate那些尘封往事。无论是悲伤的,还是快乐的,我们都像是在看一出出被这些音乐歌曲带出来的生命故事,一幕一幕在脑海重播。让我们有机会重新看回生命的足迹。

我去年有机会出席升哥在河岸留言的春酒,跟一班超级升迷一起唱过半夜。然后才乖乖的搭着taxi 赶回内湖。晚会就算结束,就算年尾已经去了跨年回来,但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时刻闪烁在心理。音乐醉人,加上人自醉,跟音乐节拍一起滚动的细胞,很难说一声喊停就马上停止滚动的。那滚动的momentum,你不相信的是,它竟然可以保鲜好长一段日子。

我原本应该是个文化兼“ 听”音乐人的我在想。也不晓得是什么鬼东西使然,除了听音乐这码事,我最终什么都不是(一笑)。但那小时候自己培养起来的东西却没有离开我。只是我不在文化与音乐圈子内,不常有机会接触这圈子的人事物,所以有时会因此觉得孤单。

知音难寻,且还寻。如果你是我还不认识的升迷,而且一直深觉找不到知音,不妨在这里留言。这样子,我们就多一个知音了(听下去好像是一个很不错的建议吧!呵呵)。

感谢台湾的志明兄(他应该不认识春娇),把今年的春酒录影片断上载到Youtube,一解相思。



關鍵字: 故事 文化 乖乖 河岸

二月,我记下来的语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内有恶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