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3年4月11日

2013年5月5日

我希望这个家园能改变

不想以后穷到只能吃麦片

于是我拿起笔

献给月亮、蓝眼与火箭

我最真诚的

交叉

交叉



繼續閱讀
2013年4月9日

关于大选(二)

傻的,干嘛叫交回官车?
槟城州行政议员在槟州议会解散后,就把官车交还给政府秘书管理,以免自己公车私用。但是这样子的做法,到底有多少人心里会在想,傻的,干嘛你要把车子交出来,你不说也没人懂?同一时间,又有多少人会竖起拇指,给予这种作为大声的鼓励掌声呢?

说起来也是因为阿英哥他们笨笨的不懂得挽老百姓笨,傻傻的不晓得如何suck 老百姓的 money,才会赢得了人民的尊敬、支持与爱戴。

哪里有像老马这样子,天天在算到底要趁在位时怎么赚,要赚掉薪水还要买金钻,买了金钻还要想想如何赚多几千几亿万,有点良心的国民看到都会心烦意乱。

大声不准啊!
巫统现在可以名正言顺的要求马华,在顾全大局的前提下,牺牲马华的小我,以完成巫统的大我。而老蔡此时也只能『哦哦哦』!

当年老一辈的党员就是看到老蔡比较敢大声说话,以为只要让他上位来领导马华,必能让马华走出自己有骨气、而且有生命力的一片天。然老蔡上位前后却判若两人。之前的大声,换来现在对巫统的唯唯诺诺。以行销的角度来说,老蔡找不到马华的最新positioning,抑或是其positioning不够明确有力,根本无法把马华带出巫统的霸权影子底下。以管理的角度来说呢,最大的烂草莓就是这位CEO本身,如果此颗烂草莓没有被适当的拔出来的话,它只能使已经很腐烂的大染缸,变得更加腐烂。

原本垂死争扎的马华,现在还要面临巫统的牺牲议席的要求,以成全他人之美。君以为这个被割出来的荆州,他日还有机会还得回来吗?

奈何老蔡是一个angmo塞,对三国演义不是很『栽』。想当年他站出来逼走翁诗杰,他并没有认为自己的角色身份与一路走来的背景会导致马华变得地位更卑微。他当时牺牲掉了马华的大我,成全了自己的小我。你觉得这一次他会站出来捍卫马华的大我吗?

不说你也懂那个结局。他上位前敢对巫统大大声,此时却只能把房灯关暗,DVD关小小声,继续无声,胜有声。

所以啊,有时大声,真的是未必准啊!

繼續閱讀
2013年4月9日

关于大选

真正的赢家
我有好几个朋友的另一半,是来自其他国家的好女孩。有来自印尼的,台湾的,中国的,也有来自美国的。他们之中有一些在马来西亚结婚超过七年的,但是另一半依然没有办法获得『爱惜』。此『爱惜』非老公的『爱不爱惜』,而是政府颁发的身份证,人称 I C 也。

但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益,有另两百万幸运的外劳,来这里淘金赚钱不止,还轻而易举的,被当权派送上黄金『爱惜』。比幸运抽奖还要幸运。如斯不正当的派发『爱惜』手段,居然没有被巫统友党嘶声喊停。反而有人要去管『小红』在哪里的事。

自我移植
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有国阵的智囊团在想着如何让国阵翻身。比如在槟城吃蛋蛋的马华与民政,若果能够突破『零极限』,他们就算胜利矣。这说法真像308前的行动党想在槟城突围一个模样。人在做,天在看。老天就是看不过眼,所以才安排了这样一个308政治大海啸。风水轮流转,现在就轮到马华与民政需要想办法突围的时候。当时其智囊团想到的策略是『选人不选党』。原因是他们认为有一些马华与民政里有的是人才,有的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好人才。虽然党团无用与懦弱(其实他们间接的如此赞同),但人才的作为可期。

我倒觉得那是狗屁不通,乱放一通。

我说你如何看一个代议士是否是个人才?就拿一个准则来说就好:能够为民请命。而能否为民请命,其实要看他的老板是否在后相挺。如果他的老板跟政治恶霸勾结在一起,你就算自命清高,甚至了结自己的生命,也无法为民请命。因为批不批准你要请的命最终是你老板,甚至是你老板的老板。小事如清理水沟,其实不是代议士的工。然后每一年都发生的惨剧,就是那些成绩好的学生却年年被放牛,这样一个不公平的案子,其实只要有系统化的公平分配模式,根本不需要动用到代议士年年出脸,却年年还是出乱子。再来,你若要反对对整个社会不公的政策,你在老板压力之下,最终还是需要站在政治恶霸的阵线里头。你要是英勇无比,非常不乖,反对你老板的老板的政策,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在下一届上阵吗?

所以你说,你要选民如何去选人不选党?

果真你是出淤泥而不染,根本你该做的就是自我移植到他处,而不是让自己继续的残留在污泥当中,而天天妄想愚公移山。

孟母三迁这么多人歌功颂德,难道你忘了她干嘛三迁吗,啊这个边个边个人才?环境决定你能不能做你要做的事。这是现实的限制。

先让政治环境成熟,两线制大抵成型后,我们才来说选人不选党吧!

繼續閱讀
2013年4月8日

当升哥变粉丝的时候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偶像。升哥也有。2011年,在天时地利人和以及因缘具足之下,升哥安排了自己的偶像,日本演歌天王桥幸夫飞到台湾开唱,而且就在升哥每年举办跨年演唱会的台北国际会议中心。

我们或许不认识桥幸夫,但是我们铁定听过好几首被台湾艺人翻唱而爆红的闽南歌。比如『一支小雨伞』、文夏老师的『彼个小姑娘』以及伍佰的『墓仔埔也敢去』等都是其中几首挺红的闽南歌曲。桥幸夫的歌陪伴着那个年代的台湾孩子长大。当然也成为了升哥儿时的记忆。升哥入行后,陈爷爷千交万代要升哥把桥幸夫带到台湾来开演唱会。不久,陈爷爷又叫陈爸爸吩咐升哥记得带桥幸夫来台开唱。这样子的期盼过了50年后,在接近三年的寻寻觅觅、找人接引带路后,终于,咱们的偶像完成了把台湾人的偶像带到台湾去的梦想。那种感觉挺棒吧!

所以你看到升哥在台上跟桥幸夫对话的那个样子,真的很搞笑。



繼續閱讀
2013年4月3日

Finally

不是所有的等待都必然会有结果。但有些东西是一定会来到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尽管他多么的不想离开权利中心,他还是需要对外宣布一个谢幕的日期。时间拖久了,他面对的,是来自党内与商界的不满。但要马上宣战,他却没法像他师父这样子,老神在在。此时此刻,没人比他更能体会溥仪的心情。谁会要当千古罪人,虽然那只不过是半世纪的淫威。对很多人来说,这半个世纪,恍如千年。带着这样子一个忐忑的心情,他匆匆步入大厅,面对着录影机,努力的要表现出自己的镇定,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汹涌与不甘。君看不到那个“are you ready for me?”的那股自信,换来的是僵硬许多的表情,以至于之后他把2013误念成2012。显然,他希望还能活在快乐的过去。

一切的等待最终得到了解脱。现在先装配好自己,为几天后创造历史准备。然后明年今日,大家可以一起去,清明庆祝。

解散了。Finally。

繼續閱讀
2013年4月3日

寻找知音



有时候自己会分不清,那些我喜欢的歌曲,是因为经过升哥的特别介绍所以才特别喜欢,抑或是由于听多了升哥的歌曲而变得品味相同呢?有时我因此也会在想,会有多少个这里的朋友会喜欢这样子的曲风?别人唱的福建歌我一般上都不怎么听。但新宝岛康乐队的福建与客家歌,则是几乎可以让我的细胞不停在摇滚那种。像夏老师的“黄昏的故事”,如果没有升哥跟夏老师一起演绎过,我大概也没什么机会再次听到这宝岛国宝级人物的好歌阿!

我想起3月31日那晚,原本Chai Diam Ma是 响应吉安的呼吁,想要在这一晚举办一个说好事,想好事的祈福大会。但也有可能一开始老板娘就是准备好叫周达万来弹唱的。人来的不多。但大家一整晚就围着小桌子这样,也不管对于歌曲的喜好是否就暴露自己的年龄,纯粹快乐的歌唱着。歌唱着老去的青春,歌唱着单纯的年华故事。

音乐,很快乐的,真的。

繼續閱讀
2013年4月1日

有谁共鸣

张国荣离去的五周年,我在保洛阁写了一篇文章,追忆Leslie。

很快的,另一个五年飞逝。2013的4月1日是张国荣的逝世十周年纪念。听说有全球歌迷会在忙着为哥哥张国荣折190万多只的纸鹤,为了送给在天之灵的偶像。一个人死后,其魅力依然能够凝聚这么多人一起做一件事情,我觉得那很了不起。每次来到这样的反思,我总是会在想,要成为怎么样的一个人,才能够让这个世界在你离去后,依然能够把你的东西继续的发扬光大,而且相比跟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我没有忘记那年那位可敬的MBA老师,Captain Ooi ,一直抛给我们的问题,“what legacy do you want to leave behind?”

人生短短,我们能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我们又能为自己做些什么?如果不能改变世界,我们可否花更多时间先改变自己呢?

到我们离开的那一天,我们不会知道那时我们已经来到了改变或追梦的哪一个阶段。可能我们已经完成了第一个梦想,然后开始另一个梦想的征途。也有可能我们还没有达成任何一个梦想,但我愿我的墓志铭可以问心无愧的刻着『追梦少年』。Yea, 真的。是少年。Young and young at heart。

或许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你努力的方向。毕竟你的远景,你对于你自己人生的规划,并不是所有周遭的人都可以清楚理解。就算真的清楚,也未必就真的赞同。所以一路上或许会有来自于或许是亲人,或许是朋友对你做出的指指点点。而我相信那些令人听了可能显得烦人的唠叨与叮咛,其实是出自于完全的关心与爱护。只是可能大家都表现出了南洋华人的含蓄与严谨,使到有些关心的话语,听起来反倒让你听不下去。

繼續閱讀
2013年3月31日

稻海无涯



这个周末明知会忙着清明与晚宴,暗地里却不想放弃到稻田走走的机会。无奈天气热到爆。家里的风扇开着,吹来的却不是冷风,而是闷热到无法呼吸的热气。

下来两个周末都没有办法回老家,也就没有办法投入稻海的怀抱。暂时以上个周末摄录的短片解相思吧!

繼續閱讀
2013年3月29日

稻香



我迷上了稻田的美景。但那并不是近来才发生的事情。有一阵子我特地跑到适耕庄去,就只为了能够在午后的时间,散步在稻田与稻田之间的小路,从镇头走到远远去,沉浸在绿油油的稻海中。第一次是自己从吉隆坡搭巴士过去,然后隔天还要搭巴士回槟城。有点傻佬的样子。但是回来后一直念念不忘那种单纯的快乐,所以去年自己再次从吉隆坡驱车过去。虽然是自己驾车去,但是一个人行驶在那段新辟的高速大道,内心还是难掩寂寞公路的寂寞,一直到终于抵达适耕庄时,我才变了个样。

变成好快乐的样子啊!

每次我从米都回槟城的路上,总会有机会经过一些海平线稍微高起来的南北大道路段,然后总是可以一睹右前方那种一望无际的稻田美景。偶尔会很发狂的想要把车子停下来把这么一幕美丽的景色拍下。当然,那是挺危险的动作。所以每次都只能对着那美丽的景色抓狂。

年头,我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劲儿,自个儿到老家附近的稻田甘榜徒步运动。这一下子一去啊,就好象是中了降似的,欲罢不能,几乎是近来回老家时不会缺少的招牌动作:走稻田去!



刚好这三四个月期间可以看到稻田如何从青葱绿油油到青黄相接,然后来到之前收割时的那种凄美景色。每个不同的时分过去,都会看到不同的美景,可以感受到不同的感动。



繼續閱讀
2013年3月28日

我想起圆梦那一刻



分不清要怎么说这一段跨年的时间。到底是2012年12月31日的半夜,还是2013年1月1日的凌晨呢?

那时候我就坐在升哥站住的这个位置的旁边。当时101外面的倒数演唱会应该早就结束倒数,烟花璀璨,万民狂欢了。而我们坐在国际会议中心内,沉醉在升哥的首首经典里头。对于倒数这事嘛,压根儿不怎么想它。

但是还是有一些不识做的家伙,大概不是什么升哥的粉丝,一直在催倒数。于是升哥说,『我们决定自己的时间!』多豪迈!所以当晚,我们在凌晨一点多才简单的倒数了。

其实我可不想这么快倒数。倒数了,就说明活动快结束了。我是多么希望演唱会真的可以唱到天亮去。那是升哥的trade mark来啊,唱到天亮,唱到你(也就是歌迷)投降。虽然最终升哥没有唱到我们投降,但是五个小时的演唱会,那根本是值回票价到不行了。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