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3年8月11日

左林右李



每一次看李宗伟对上林丹的对决的时候,总会有一种不忿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晓得你和我是否有过类似的求学经验。你可能很努力的自我鞭策,你的成绩因此而进步神速,但是你的进步总是赶不及一些比你还进步得还要神速的同学。你看到他们得空没事也不怎么温书的,但他们的理解能力就是比你来得强。更甚的是,他们除了成绩比你强,他们在各方面的表现也不见得比你逊色。
 
你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但总是有人比你还要优秀。其实这没有什么。强中自有强中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你知道。只是让人感觉受伤的,其实是你最终没有成为师长真正关心的焦点。大家关心的是到底是谁为谁的脸上争取了多少的光芒,到底是谁为谁争取了可以骄傲的原因。没有人在意你在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后依然被打败,而一个人独自受伤的凄凉。别人的闲言闲语,令你感觉更凉。
 
李宗伟很努力的其实。这是我身为一名球迷所看到的表现。从2008年奥运的输得抬不起头,到如今可以从容的面对每一个关键时刻,我们看到了李宗伟的成熟。只是林丹是一名天才球员。李宗伟尽再大的努力,也无法突破某些球艺上的瓶颈。再加上李宗伟不幸的遇到短视而无能管理的自家羽总,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人才荒的情况下,你要李宗伟抛下包袱认真的打一场球,那是谈何容易啊!
 
繼續閱讀
2013年7月21日

2013。7月

深夜,一个人驾车在无人的马路上,回想起还没有买车只能骑电单车的岁月。回忆像幻灯片这样子,一张张的过去,在脑海中流荡。读中学的时候,骑电单车的印象跟淋雨以及推电单车抛不开关系。补完习,有时突然下起雨来,但是任性,不想穿上雨衣,就一边骑电单车,一边singing in the rain,虽然那时,我还没看过这出戏。但淋雨也比不了推电单车的恐怖。在雨中骑电单车,那叫浪漫。在雨中推电单车,那叫狼狈。尤其是当一大班人在看着你表演时,心想这条瓜脚都快踩烂了,电单车还是开不着。偶尔有同学愿意帮我推电单车,推推下就开着了。有时是自己用the power of leg,自己推推下,就着了。但是也有一些时候,是朋友也好,the power of leg也好,没有人救得了这电单车的病情。只好让它在补习中心楼下过夜,隔天一早,才来带它去看医生。有一年,圣约翰救伤队Jobs Day的时候,骑着老本田PS1832,几乎把整个米都走完后,老本田可能太累了,在Teluk Wanjah交通圈处抛锚。神仙水都救不了。只好找医生救救。这下可好,心脏几乎都换掉了。手术费好贵。那笔钱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算是挺贵的了。不想老爸操心,我自己给了钱,然后跟老爸报小数。老爸知道我报小数的其实,深怕我被大人骗,一直吵个不停。这就是老爸,也可能是你的老爸,永远有担不完的心,心里想的其实都是孩子。只是表达方式不同。

读大学的时候,我换了个新本田KAQ5340。电单车的前灯,从圆形变成四方形。电单车的颜色从灰色变成了蓝色。我不用再推电单车,但依然享受淋雨中。由于工大附近一片山林,而我们也住在比较靠近山林的住宅区,深夜骑电单车是一种享受。迎面而来的,是一股带有点山林的味道的寒风。偶尔有很浓的油棕的味道,但是那并不刺鼻。有时心情奇差无比的时候,游电单车河回来后,不好的心情都被寒风吹冻,没事了。
 
繼續閱讀
2013年6月28日

6月28日

  

在星期五六点早上的槟城乔治市醒来,肯定是我在槟城住了十一年以来的头一遭。星报的派报员在我的闹钟还没响的时候,就已经在忙着到星报大厦送回前天的报纸,然后领取早上要分派的报纸。派报员的电单车的声音, 使我想起中小学那几年读书的日子,大概也是这样的时间,天还未亮,四叔忙着到菜市场附近的档口开档卖闻名米都的鸭肉粥,以及一路上忙着载送孩子去上课的学校巴士以及父母亲们。我一直觉得那段小小的时间是一整天当中最充满活力,以及希望的。

国康想找个地方吃早餐,于是我们出来找可以填肚子的好地方,发现咖啡店的老板老板娘们都已经在开始准备营业了。然后不远处有一档印度穆斯林同胞经营的街边咖啡档,感觉好像不曾休息过的样子,也开始忙碌起来。我们是这档口的第三组客人。泡水的印度大兄,样子傻里傻气的,但拉起茶来倒是似模似样。他把我们的饮料呈上来后,就独自一个人坐在旁边,吃着我们叫不出名字的食物。感觉孤单。而戴着songkok的年轻老板,则在一旁忙着准备食物给过来打包的客户。这一个档口的经营者虽然是印度穆斯林同胞,但他的顾客却是三大民族的。关于什么satu kah dua 还是tiga Malaysia的,小市民早就在身体力行当中。政治人物有时真的只要闭嘴就好。

我们问了档口老板发现,这家咖啡店每一天经营到四点早上,休息两个小时后,六点再开始新的一天。而且没有分早班还是夜班的员工。就他们几个。可信程度到那里无法考究。但是那种打拼的精神,我彻底佩服。
 
繼續閱讀
2013年6月26日

然而

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对你说,我会在遥远的地方等你,直到你已经不再悲伤,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繼續閱讀
2013年6月20日

有些故事一直在重演

那几年哥儿们都在忙着学如何弹这首歌。木吉打不难买到,也不难入门。但要精专倒是需要一些时间,勤力弹刷。加上一点天分。所以有哥儿突然弹得出这首歌,尤其是那动人的入门旋律,我们肯定会佩服得五体投地。

对于那些你没有的,又很想要的,往往我们都会带着羡慕的眼光。有时还恨不得可以身份对调。我们没搞懂的是,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未来应该也会有一些让人期望身份对调的本领。

所以那几个渗杂着繁忙、快乐、活跃偶尔也苦闷的日子(尤其是大考季节),有这首歌陪伴着我们一点一滴走过。

几年过去了,我始终没弹得出这首歌来。原本以为学好了,可以弹给她听。但这个愿望只能随着往事尘封。

近来我买了木吉打。还弹得出几首『那些年』的歌。惟还是学不会这首歌。

人生的故事因着性格的关系,会一直重演,一直重演。。。一直到有一天,有人来终结你的这段剧情。

 
繼續閱讀
2013年5月7日

我选我选我选选选

有人用半辈子才选了一个对的人,也有人用一生选不到一个人。今天我们从新来玩『ABCD』常识问答比赛。这个你不需要用一辈子来做选择,也不用担心选错。反而要是猜中的,可以向有关单位索取孟加拉三日三夜投票游。说得白一点就是去看人家国家怎么投票的当儿,也顺便玩玩。孟加拉,truly Asia。

1。在马国,外劳可以做的工作是:
A)制造业
B)教育界
C)娱乐界
D)投票

2。如何才能赢得民心?
A)给六千
B)夜夜笙歌,夜夜请吃
C)了解民意,体恤民心,实行民政
D)引进孟加拉外劳

3。为什么不褪色的墨汁会褪色?
A)墨汁没有摇得均匀
B)涂墨汁的人没有摇摆得均因
C)被涂墨汁的人没有摇摆得均匀
D)根本没有什么五天不褪色的墨汁。人家老点你的okay?

4。以下哪一个MAN是近期马国走红的角色?
A)Woman
B)Ultraman
C)Superman
D)Ipman

繼續閱讀
2013年4月29日

I wish you love。

我原想说这次从台北回马,国泰航空会不会就upgrade我的机位从经济舱变商业舱呢?结果我其实真的『心想事成』,但我没把过程想好,所以那个过程是有点混乱的。情况是一早,国泰航机有误,需要花很长的时间继续维修查出问题。所以大难来临,乘客需要各自飞。我被安排随意插个空位飞到香港转机。而这个空位就是商业舱。当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次行李准会掉包。盖人是来得及被编排在有空位的班机飞出去,但行李准是来不及换机的。结果又心想事成。我人回到了,行李还在香港。

所以有时,你不是真的希望每件事都心想事成的。你只希望你希望成真的事可以心想事成。只是大脑很蠢,无法分辨你要的是什么,不要的又是什么。

我想起罗家英在星爷演的那套西游记里有类似这样子一个台词。如果你爱,你要说出来啊!你不说出来,人家怎么懂。

我想起我需要给自己的回答是,是的我爱。是的。我爱。

只是我一直都没有说出来。

或许我连想都不敢想,所以一直没有,心想,事成。



繼續閱讀
2013年4月18日

Script of a short film: The Interview

TV tree: Datuk Seri, pertandingan menjadi ketua sudah nak sampai, dan kita jarang jumpa Datuk Seri berdepan dengan orang ramai sekarang. Apatah Datuk Seri sedang pikiat strategy untuk berdepan dengan serangan hebat dari pakatan di sana? Bolehkah Datuk Seri terang sikit tentang strategy yang akan dipakai untuk kali ini?

Datuk Seri: Kari? apa kari? saya pantang tahu orang duk cakap kari ini kah ini kari. Especially itu Indonesia kari. Awek kamu nak makan kari juga?

TV tree: Minta maaf...minta maaf, Datuk Seri. Saya tak suka makan kari juga. Saya cuma nak tahu sikit tentang strategy yang akan dipakai nanti.

Datuk Seri: OK. Strategy itu boleh dipanggil sebagai strategy kotoran degil. Kamu tahu tak, yang competitor kita sekarang ni macam Top atau pun Dynamo. Mereka bertekad untuk mencuci bersih semua kerja-kerja dan amalan kotor yang zaman-zaman dulu kita sudah duk practise. Kalau betul-betul mereka berjaya mencuci bersih kita semua, habis cerita barisan kotor ini tahu?

TV tree: Ya betul Datuk Seri. Saya pun suka kotor, tak suka bersih. Tapi saya masih tidak faham apa kena mengena dengan strategy kotoran degil ini?

Datuk Seri: Kan saya dah kata mereka sekarang ni Top dan Dynamo. Boleh cuci kotoran yang kita ada sekarang. Maka strategy saya ialah menjadi satu barisan yang lebih kotor, sangat kotor, kotor yang tidak pernah ada punya kotor...macam tu kalau dia ada Top kah Down kah ataupun Breeze kah, dia tetap tak dapat mencuci kita bersih-bersih, dan mungkin mereka menjadi kotor juga. Begitulah fundamental kepada strategy ini.

TV tree: Oh...Datuk Seri memang bijaksana dan bijak sini. Macam ni bolehlah saya masih bergaji di bawah konkongan barisan kotor. Terima kasih lah banyak banyak. Oklah, sudah cukup masa saya balik menambah kotorkan saya sendiri. Saya mengucapkan terima kasih kepada Datuk Seri kerana sudi menerima interview saya yang ringkas ini.

Datuk Seri: Ingat, yang penting, kotor gao gao! OK, saya pun nak cabut dah. Salam kotor-mengotori.

TV tree: Bye bye ketua kotor.

繼續閱讀
2013年4月16日

都是因为cable

民政党的黄善和自2009年开始,殷殷切切的在Machang Bubok走动与服务,报纸上是说,黄获得了当地人民的赞赏。虽然说贵为国阵协调员并不代表会在真正的『代蒜』战场披甲上阵,但对一些政治工作者来说,没有上战场,干嘛还要我如此热心呢?他们宁愿死在代蒜的战场上,也不愿意不清不白就被刷下来。你看陈福良,308被钦点上阵,当时是因为公正党没有大将,只好重用廖化。如果廖化『冻蒜』了,会自我鞭策,自我提升,那么五年后当然还是有机会跟有条件的人比一比。比较遗憾的是,陈福良表现套句日本人的说法,叫so no mama desu neh。并不是要叫陈老『妈妈』。而是指他的表现马马虎虎,有进步的空间。所以李凯伦被遴选为候选人,替代了还活在308的云端而来不及脚踩大地以至于还弄不清状况的陈老时,陈老当然无法不介意。就算有传闻说陈老想以独立人士身份上战场,我觉得那也是不出奇的事情。因为若陈老真是硬要上战场,那它跟有没有十足的把握没关系。反倒是,那跟吞不下一口气,抑或是面子掩不住有比较大的关系。

所以你看啊,一旦政治人物是如此的接近权利中心以至于可以光宗耀祖颜面发光走路有风的时候,哪里会有人不争着要披甲上阵呢?

陈福良是不是输在cable我就不太懂。但黄善和就肯定是输在cable。盖他的cable接错,接到老丁而不是老邓去。而马华的不倒翁被刷下来,不说谁都懂,那是因为他跟老蔡不来线。

不管你过去的表现多努力,你少了条可以lift you up 的cable,你就或许需要走比较远的路,抑或是比较残酷一点,你的努力将永远被淹没在密不透风的cables下面。

这并不是政治现实独有的局面。你可能小小在学校就见识过。董事长还是家协主席的孩子就是比较有机会代表学校,纵使要比起实力你可能还是强多了。看鲁冰花最不忿的就是这一段这么写实的情节。很遗憾的是这个社会会有很多个被埋没的古月明,以及有很多cable的林志鸿,却很少会遇到郭云天这种有能力在乌云盖地的cables底下,发掘出古阿明的才能。

繼續閱讀
2013年4月12日

开除自己的总经理



我在新山看到王文华的『开除自己的总经理』,不管3721买下后,四天内啃完。其实这本书一天都可以啃完的。但是我每看完几页,感觉好像是在看回这几年的自己。我除了跟王文华同姓,不晓得五百年前会不会是同一个祖宗还是同一个kampung,但我同时发现我的一些想法和华仔是挺一样的。也不晓得是因为我这几年都在看他的书,受他的文字影响,抑或是我本来就如此,善感。

所以我放慢了速度,好好的读完每一章,希望能够找到一些人生奇难杂症的解药。王文华写他老爸从患病到离开的那几章,我的心揪了一下。我想起我自己的老爸。他仿佛又带我走回那一两个月发生的事情。有一些过去你以为你忘了,但它时不时会来叮你一下。然后当你再次看回整件事时,你会有很多学习的机会。遗憾的是,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好像『爱的鼓励』这样子,拍了几次后还依然可以,『再来一次』。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