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3年10月16日

说个故事

我以前听过一个故事是这样子的:很久很久以前,山上住着一个老人。有一天一个小孩子跑去找这个老人说故事。于是这个老人家就说了一个故事。他说,很久很久以前,山上住着一个老人。有一天一个小孩子跑去找这个老人说故事。于是这个老人家就说了一个故事。他说,很久很久以前,山上住着。。。。

于是这个故事可以说多长就多长。不过讲故事的那个人应该是很快就会被人丢臭鸡蛋与香蕉皮。那天我就是忘了丢那个人香蕉皮。

但其实说故事不容易。尤其要要把简单的事情说到每个人都会听得如痴如醉,或许是需要一点功夫的。

我看过一位叫Shantini的作者,她在Pangkor Island Festival期间讲的故事,真的很生动。在场的观众除了听她讲故事,基本上还有机会一起站在台前,参与故事的action。小孩子很喜欢之余,连大人也是玩的不亦乐乎,听的也听得津津乐道。


 
繼續閱讀
2013年10月5日

有故事的邦咯岛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邦咯岛是大约十年前的事,差不多几十人的团队,浩浩荡荡去游荡。那年,我还不会慢活,欣赏不了邦咯岛的宁静与优雅。几个月前,邦咯岛艺术节的活动总监,庄立康,他上了Melody FM,说邦咯岛的故事。他肯定是一个很会说故事的人。那些真实的故事,动人的梦想,热了我的血。我一边开车一边听,然后发现电台传出来的故事,有温度。我红了眼眶。当下决定,是应该再次去亲吻这片大地。所以8月31日那天,拖着疲惫的身子,我飞奔到两个小时又45分钟后的邦咯岛去。



我主要是在Sungai Pinang Kecil(吉灵丸)走动。当时邦咯岛艺术节是第一天开跑,一路上有很多活动义工,小镇热闹起来。一路上走走拍拍,吃吃聊聊,体验邦咯岛人的超级热情。有一个卖经济饭的大哥,看我没自行车,也没电单车,徒步走动比较不方便。他热忱的想到要为我打个电话,帮我问租借电单车的价钱,以免我被商家敲了。大日子,maklumlah。不过我过后还是选择了走路。不知道,我就喜欢走走看看。虽然那会晒到很黑。



小黄虽然到处可见,但是小猫咪也不少。也因此这里有一系列的壁画,都在画小黄。


 
繼續閱讀
2013年10月1日

那天晴



中秋节的隔天,我跑到美湖(Gertak Sanggul)去。原本想跑个步,不过我看到那个天,好不容易从中秋节前的烟雨蒙蒙逃出来,就想到说不如先在海边拍一些照片。未几,几个马来家庭的小孩子跑到我这里来,想看一看我拍的照片。有些华人父母亲很爱吓唬自己的孩子,『你再不听话,等下我叫马来人(或印度人)把你捉了去』。但马来同胞应该没有这样子来吓自己的孩子。所以这些小孩子看到我,一点都不怕跟我这个陌生人打交道。我叫他们排在我后面,好让我们一起拍张照。结果大家很听话的照做,然后我们拍了这张照。有一个小弟弟,过后一直很坚持的要带我到他们爸爸的船只前拍一张。我说没问题的时候,他们马上跳起来,跑到其爸爸的船只前,每个人马上很自然的摆了最美丽的pose。好可爱的孩子。


 
繼續閱讀
2013年9月30日

超短篇(五十)

头发乱甭紧
新加坡导演梁智强当导演以前,在电视台有一个叫『梁婆婆』的节目。梁婆婆有一个非常出名的口头禅是,『我的头发有没有乱』。但其实头发乱不乱不打紧,不要乱了自己的脚步就好。头发乱可以梳回,但脚步一乱呢,有时是一棋错,满盘皆落魄。

Last Quarter of 2013
今天已经是九月的最后一天了。2013从明天开始就倒数最后三个月。这三个月会有很多的假期,然后这个佳节气息就会一直拉到隔年的农历新年去。所以这段期间很奇怪的,怎么就跟读书时代一样,日子会过得特别的happening。打工族一般上会在这样的时候把累积好的假期一并出清,旅行去。但其实光阴溜走的速度是很快的。你去旅行也好,你工作也好,还是你什么都不做也好,那个地球重来不为谁停留过半秒。你还记得你的2013本来打算做些什么的吗?如果都还没完成,趁剩下的三个月,想个办法尽力完成它吧!

如果你的2013 resolutions都还没写的话,快快的,拿起笔来,马上写还来得及。你想做的什么事情嘛,永远都不嫌迟。
 
繼續閱讀
2013年9月29日

点亮自己,照亮他人。

话说槟城岛上的北部,有一个凄美的灯塔。灯塔的地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Muka Head。



你必须驱车(还是搭巴士)来到Teluk Bahang的国家公园入口处,然后徒步到Monkey Beach的方向。一路上散散步,看看花草树木,大约一个小时多后,你来到了Monkey Beach。歇一歇,再往北走,继续挑战1.2公里的小山丘,然后你就到达这个灯塔的所在地了。



当然,如果要省点时间(主要还是力气)的话,你也可以选择坐船到Monkey Beach去,然后再爬上山。

2007那一年,我和当时的几位同事Desmond,赖桑,以及文华老弟挑战过这个山顶后,我就不曾再上过。其实对他们来说,这不算什么挑战。对我来说就真的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才登得了顶的。但是上到山顶后的那种快活,叫我用笔墨形容365个字,都不如你自己亲身体验来得实在。



我喜欢来到这里jungle trekking,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一再的让自己经历那种快要放弃了但最终因为坚持下去而完成征途的喜悦。在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里,偶尔难免会有一些心里上跨不过的难关。这时内心会有一个小恶魔的声音会一直告诉你『放弃吧、放弃咯!』。而内心的小天使这时候却未必有足够的能力来克制小恶魔。久而久之,我们很容易被内心的恶魔所牵制住。而我发现在jungle trekking的过程中所面对的那种要放弃了、但还继续坚持的内心演练,让我完全的体验因为坚持,我才有机会看到柳暗花明的另一村。坚持,有它的rewards。但是别人跟你讲一百篇故事,都不如你自己亲身去经历。你从自己的经历当中总结出来的智慧,肯定比你听人家跟你说三百个关于坚持的大道理来得有效。也因此呢,现在的training其实都转向experiential learning为主。
 
OK,那题外话。
 
繼續閱讀
2013年9月29日

光有梦想唔够啊!



其实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人当中,或多或少都曾经有那么一个梦想。

在实现梦想的过程中,或许不会一帆风顺,因为你对于那个梦想的坚持,一定要能耐得住现实的考验,以及内心的煎熬。就像唐山藏要到西天取经,也是一路上千磨万击,只是智者他心志坚定,最终完成了使命。

但有时我在想,我们这个社会会否赋予『梦想』这个词汇过大的包袱呢?总是不经意的让人觉得『梦想』两字好沉重。比如说一定要很伟大的那个才叫梦想,一定是不平凡的人才能实现得了梦想。甚至那些达到自己的梦想的人会被当作英雄、偶像来看待,而达不到自己梦想的就像小时候的小雄。

所以有一些人过后干脆不要玩这种标签游戏。因此就对自己说,简简单单过一生就好,反正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梦想。

但其实梦想啊,它没分大小的!也没分所谓的『特别』、『安慰』、还是『大小ABC』的。所以我常说,梦想是不大不小的,它只分有梦想,还是没有梦想而已。

只是,纯粹怀有梦想那还不够啊!
 
繼續閱讀
2013年9月23日

我看了陈平的新闻有感而发却不知道该放什么题目的文章

感觉自毕业以后,我和中学的同班同学,就不曾有过100%出席率的聚会。每一年的正月初三,我们一定会在米都团聚。但纵使我们办了这么多年的新年团聚,我们始终没机会遇到我班那个叫Vesalachi的印度西施,,以及嫁到Kota Tinggi去的慧欣老师。还有那个伟峰同学,虽然大家时有保持联络,但新年毕竟他几乎也不回来米都了,所以要见他老人家,还得飞侠新山不可。

我记得大学毕业不久后,同学们始陆陆续续的嫁为人妻、成为人夫时,人家的喜宴是我们的聚会。有时候反而可以遇到那些失踪多年的同学。只是我们都已经快步入不惑之年的人了,要结婚的都已经结婚去了。所以随着喜宴的次数逐渐减少后,我们重聚的机会也就变得越来越少了。要是正月初三这些人不出席我们的班聚会,我们也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见到那些同学了。

那到底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来个大团圆重聚呢?

我今天看到星洲有一篇报导,谈到陈平在曼谷的葬礼促成了过去马共的成员再次的重聚,而跟老战友重聚的欢愉,多少冲淡了陈平的逝世所带来的悲伤。或许陈平早已算好会有这么一个场合,可以安排到大部分的马共兄妹们的重聚。临走前,他老人家不忘为大家促成这一件有意义的事。
 
繼續閱讀
2013年9月20日

假忙


现代人很忙的其实。手上拿着一个smartphone 在看message,桌上一个laptop开着谷歌,laptop旁还躺着一片tablet,偶尔有whatssapp讯息进来。有时不远处的墙上还挂着一台42寸扁形LED 还是LCD TV,在收看astro。偶尔有一台Hifi在播放着KarenMok的歌唱着『阴天在不开灯的房间』。。。就算躺在床上,眼睛跟手指也是很夜才有机会休息。不久,鸡还没来得及啼眼睛跟手指又开始忙碌了。我们都很忙。忙着浏览其实跟我们十万八千里还连不上的新闻。忙着追隔壁小李的猫是不是生了几只小猫。以及早餐有谁又去星巴克。

我们都很忙。忙得都不再习惯面对面跟你身旁的爱人说一声,老的,我其实假假这么忙,其实只是腼腆得不知道该如何说出那句,我 爱 你。
 

繼續閱讀
2013年9月20日

陈可辛谈梦想

陈可辛在最近的一次访谈中,跟台湾Cheers杂志谈到了梦想。



『梦想不是「有志者事竟成」,100個有梦想的人,99个会失败,这是现实。我们不能跟任何人说:「只要有梦想,你就会达到」,这是废话。

但是,我会用戏里的一句台词这么说:「梦想是什么?梦想就是一种让你坚持,就感觉幸福的东西。」100个做梦的人,虽然只有1个达成梦想,99个都失败;可是100个做梦的人,100个都快乐,因为他在梦想的状态里。

梦想不是针对那1个成功的人,而是其他99个人。梦想是一种过程,而这个,我是相信的。』

陈导如是说。
 
繼續閱讀
2013年9月20日

人生,短暂,但可以美丽。



在黑人的《态度》台啤篮球队纪录片里,有一个环节说到患癌的林宇成老师收到黑人写给他的鼓励的话语,『生命就像破茧而出的蝴蝶』。


蝴蝶生命很短暂,可是他从毛毛虫出来,他是很美丽的。

人生,如是。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