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4年4月11日

2014国际相声艺术交流大汇演



万众期待的大马相声2014年重头戏,『国际相声艺术交流大汇演』,这个周末隆重登场!

我很久没看现场相声演出了。缺少相声的沐浴,感觉就像2014年第一季的大马气候一样,干旱得快死了。网上的相声录影,该看的都看了,甚至还重看了好几次的都有。那很无奈。就好像你就一直等雨来雨不来,你每天苦等伊人经过你家大门,伊人却绕道而行。这一次飞浦文化艺术中心用心的安排了两岸与新马相声工作者,风尘仆仆来到马来西亚演出,带来久旱逢甘露的大快人心。很可惜,我却不能出席。

大约也是一年前,我飞到台湾公干的时候,刚好可以出席北曲的『台北大碗茶』演出。西门红楼的演出场地,被布置的很像相声馆的茶楼,一个桌子坐着六个人,整个礼堂坐满相声爱好者。好不热闹。桌上一人有一好茶喝,还有一些零食啃,不够的话可以到后方柜台进货。这个安排很好,可以让观众边看相声边享用。那感觉实在美好。真的很美好啊!一直希望马来西亚有一天也能够办一场这样子的表演。

我当时第一次看叶怡均老师的表演。她说单口相声有一套。单口相声因为是一个人在台上表演,如果说故事的功夫不够上乘,观众很快会觉得闷。我也因此比较少看单口相声。以前一直都只听马三立以及刘宝瑞的单口相声。他们的相声表演啊,就算是一个人表演,都可以深深的吸引住听众。演完了还要感觉,呃,怎么就完了?我们要more, more, more。叶怡均老师的演出有给我这样子的感觉。于是乎我记得当我从大碗茶回来后,我一直尝试在Youtube寻找叶老师的演出片段。可惜啊,叶老师的录影片段非常珍贵,几乎是没有的。因此呢,要是要看叶老师的表演啊,就不得不到现场去欣赏。
 
繼續閱讀
2014年4月9日

那一盆火

有一种人是这样子的。任何时刻你看到他,他都可能只是静静的。静静的在看自己的书,在洗碗碟,在煮菜。。。还是站着在听大家说话。你鲜少听到他说话超过140个字的。比twitter还要精简。但是他没有给你不愉快的感觉。你可能很想跟他多聊,但是却不知道该从何聊起。

他慢热。老爷车的引擎开动十分钟后应该就可以走车了。但是他可能需要跟你熟络更久,才能够跟你无说不谈。可能是十个小时,十天,十个星期,十个月,十年。。。。

这不是冷酷。他只是不习惯跟任何人分享他的内心世界。如果你有机会看到他的画作、文字、还是音乐作品,你会发现其实他的内心世界是宽广,而且热情的。他的作品甚至藏着一股能够带我们到另一个无边无际的世界去的,那种能量。

外表看似冷漠的他,其内心隐藏着的其实是,那一盆火。

 
繼續閱讀
2014年4月9日

讲古

(一)
老爸在生时很爱吃咸鱼。买几尾咸鱼回家,炸到脆脆,加上他最拿手的sambal belacan,再清蒸一碟的羊角豆。。。这一餐,可以从午餐吃到晚餐去。小时候,住在老家时,这样的菜肴,可以让我们这些小孩子快乐一整天。只是当我们逐渐长大,而老爸也不再年轻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咸鱼像玫瑰,好,但却伤人。妈妈的唠叨或许他不爱听,婆婆因此加入监管行列,会提一提老爸不要吃那么多咸鱼。后期老爸也不怎么吃咸鱼了。只是,咸鱼,真的很香。只是我不会下厨。也很久没有吃咸鱼了。我想如果现在有一盘咸鱼加sambal belacan放在我面前,我会鼻酸。

(二)
我三年级被医生测出大腿骨骼有病,需要特地到吉隆坡去特制一副假脚仪。忘了当时南北大道是否已经ready,但我当时是匆匆忙忙需要下吉隆坡的感觉,所以婆婆带着我坐飞机下去了。但是到了吉隆坡,其实却也住了一段日子,因为那副东西需要一段时间才做得出。那时候年纪小,除了觉得痛,并没有太多的想法。需要到吉隆坡去,也就是意味着不能够上课一段日子。但是我却想不起喜欢到学校去的我,对不能够上课这件事情的感觉是如何的。也忘记了其实我真正在吉隆坡待了多久。我只记得我住在三叔在吉隆坡的住家。楼下就是他经营的咖啡店。我每天早上起身,一定会走到楼下用餐,吃吉隆坡式的猪肠粉。会记得这一幕因为那猪肠粉,从它刚开始的很新鲜好吃,吃到最后腻了我吃到有点怕。虽然如此,在那段日子,我品尝过了那么一个忘不了的美味。那是当年三叔带我去吉隆坡某一个地方,吃了到现在都忘不了的沙煲咸鱼饭。我记得是我、三叔、以及三叔的好朋友三人,我们就在路边品尝着这美味。只是,我完全不知道那个地方叫啥。我是一个内向的孩子(虽然没有人相信)。三叔也是我爸爸以后另一个比较强悍个性的大人,所以我有事都自己想办法解决或了解。但是人在异乡,当时又没有相机没有internet,我实在不知道我身处何方。但我一直在猜那是不是茨厂街。我去了好几次茨厂街,也就希望可以找回当年那个味道,却一直落空。三叔早我爸爸三年离开。他们如今住在同一个地方。如果有看到这篇文章,一定会在那里骂我。不过我知道,那都是因为爱。
 
繼續閱讀
2014年3月28日

Jangan Ketawa


驱使我终于有力气摸键盘写点东西的,是这位叫Harith Iskandar的Stand up comedian在TEDx Talylor College的分享后。他分享他如何在没有特别规划的情况下成为了stand up comedian。对我来说,那个过程,是一种precession的效应。话说,有一天他看完了dead poet society之后,隔天一早,他辞掉了那个不属于他的热情的广告行业。在90年代初的那个时候,一个月三千多块的薪水,已经足以成为一个人的舒适圈。而且当时,他是在大名鼎鼎的Leo Burnett广告公司上班。一般人如果知道他想出来,一切重头来过,大概都会觉得这人头壳坏掉了!但对Harith来说,如果他一直不踏出来,那他将一直活在一种自己不喜欢的工作的环境下。所以他从戏院出来的隔天,他得到了一些启发,他决定去寻找属于他的一片天地。他决定去寻找自己的Passion,自己的所爱。他决定了,他想去拍戏。虽然那时候他根本没有半点的计划,根本不晓得自己辞职后,到底要如何走向自己的所谓梦想,但说也奇怪,他辞职两个星期后,奇迹似的,有一个制片商找到了他,要他来编一个当时最新而过后的演变是一炮而红的电视节目,叫Jangan Ketawa(中文译名:不要笑)。那是我们儿时每个星期三晚上必看的电视节目。至今依然念念不忘。Jangan Ketawa几乎是我觉得本土电视节目历史中,最有趣的喜剧节目。

过了不知道多久后的有一天,有人开始找他上台说一些笑话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就是认为他有这个搞笑的能力,有很多笑话故事可以分享。而他也不介意的,从不收钱,到慢慢的成为了价格不菲的脱口秀表演者。话虽然如此,他有好一段日子,始终觉得自己半个小时就赚三千大洋这样子的赚幅是很惊人且他自己本身也感到不好意思的。所以他在自我认知上,都不敢称呼自己为stand up comedian,而是告诉大家他是一名导演。一直到有一天,在一次偶遇一位儿科医生的聊天过程中,让他发现了stand up comedian所扮演的另一种角色。对他来说脱口秀可能就只是说说让人笑笑,但原来,是有人欣赏且非常在意的。就拿当时他遇到的那位儿科医生来说,他在白天的工作面对了一整天小孩子的生与死的征战过程后,看Harith的脱口秀节目,成为了他唯一的一个压抑情绪的出口。他开始注意到自己的角色的重要性。也从那时候起,他大方的承认自己的职业为stand up comedian。
 
繼續閱讀
2014年1月13日

有一种魔力


 
已经有好一段日子,这一首歌不在脑海中出现。今早,大家都在脸书狂传张宇在『我是歌手』节目的youtube,纷纷赞好。我倒是觉得,还是李宗盛的版本感性。

不是第一次在保洛阁聊起这首歌。2011年8月,原来写过那么一次。从中学开始就一直迷上这首歌,而且是李宗盛演绎的版本。他把那种只能一厢情愿爱一个人的沧桑感,唱了出来。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种能力。因为它需要的,不单是唱歌的功力,而是一种人生经历。情感上的故事嘛,李宗盛有很多。所以才能写得了首首的好歌。

我中学St.John的那几个学长学弟,特爱这首歌。我很久没唱了。不容易唱。因为那需要一点情感上的经历,才能把这首歌唱得好。我或许曾经有过,或许没有。但也可能或许,那些经历的投入,并没有李宗盛的那种深刻。

可以让你感觉有魔力的,其实不完全源自于一个人的美丽,虽然歌词是这么写。不过当有那么一天,你发现你的整个世界,几乎被一个人完全的占据的时候,你会知道,是的,你是真的,爱上了。

这里静了好一阵子,如果有谁来到了这里,想跟你说声,新年快乐。人生很短,鼓起勇气,去逮住你的幸福吧!
 
繼續閱讀
2013年12月17日

现实梦想不相对论

现实,并没有要加害于任何人的意思其实。

你怀着伟大的梦想,出来创业。秉持着要解决某一群体面对的问题而你自认壮烈的,从舒适圈冲出来了。有梦想是伟大的,但有梦想却不代表警察叔叔会为你开路,买麦当劳可以不用排队,抑或是找女朋友可以不用表白。你自认你的梦想几伟大也好,你还是需要乖乖地还警察开的罚单,需要一步一步向前走,需要还贷款,需要生活,需要呼吸。需要爱。

你不是超人,也不是超然的人。你跟普通人一样。只是你的脑袋藏着一个叫梦想的东西。你追逐的方向不是太阳,而是那个叫梦想的东西。你同样会受伤。你同样会跌倒。你同样会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踩到钉子(ouch!痛!),撞到树子,遇到惹是生非的猴子。所以你同样会哭泣。只是他们说比较坚强的人在哭泣的当儿,会坚持向前冲,虽然你可能依然在学习中。

旁人接受得了的你的梦想,他们称呼那为伟大的理想。旁人接受不了的,他们称它为瘤。哦呀,其实,真实的情况是,旁人接受不了的东西,他们才懒得理。你是咸鱼、甘望鱼、抑或是充满希望的打不死的鱼(有这种鱼乎?),他们才不想理这么多。因此你梦想的征途并没有想象中的伟大与顺利。事实上真的没有人会特地为你开路,你需要拿起勇气与真心,披荆斩棘,为自己开一条路。所以这一路走来,你遍体鳞伤,深感忧伤。于是乎你想到,要放弃吗?

你说梦想跟现实,还是有段距离的其实。你说现实,是残酷的真的。

但现实它,其实没有要耍残酷的意思。
 
繼續閱讀
2013年11月10日

永不说NO的Nordstrom百货

                         

美国Nordstrom百货公司是顾客满意度经常名列世界第一的百货业者。这家百货公司为何可以持续稳坐顾客满意度第一名呢?因为Nordstrom永远不对顾客说NO。

《Nordstrom Way --绝对不说No的百货公司》是一本专门报导这家百货公司的书。翻开书中有一段内容是:在这家百货公司可以无条件的退货。就算你没有收据,店员也笑容满面的说OK。

据说,某次有顾客拿了一个用过的旧轮胎到Nordstrom说:『我想退货』。可是Nordstrom在草创时期是家鞋店,主要营业项目除了鞋子之外还有布料、杂货等,从没有处理过轮胎商品。
 
繼續閱讀
2013年11月4日

不要想着工作,当要思考人生

近来重新翻阅和民集团创办人渡边美树的著作,《你为什么要工作》,有一些精彩的文章,想分开几篇跟大家分享。要看全文,去买一本吧!

                                      

我经常记得与原田隆史老师相遇时的事。

虽然原田老师现在在大学任教,但当时他是大阪某一中学的体育老师,也担任课辅及田径队顾问。七年期间,他让该校田径队拿下十三次日本冠军,并连续六年获得大阪的总冠军。

『在指导田径队员练习吊单杠时,我总是激励他们“不要想着单杠,而要思考人生”。』

对于原田老师的话,我铭记在心。

『不要想着单杠,而要思考人生』。

我突然觉擦到自己日常的思考模式就是这句话的缩影。

更领会到,老师为何能带领田径队成为常胜军。因为他的指导重点放在目标设定与自我责任上。
 
繼續閱讀
2013年11月1日

时间带不走的东西

年尾,是一个很奇怪的季节。在大家忙着在剩下的两个月完成2013年的计划的当儿,也开始为2014年拟定新计划了。与此同时,这年尾的气氛,难免会令人想要回顾一些过去。

小时候我们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一年过了一年,我们还是在读着同一间小学,还是同一间中学的。心想什么时候,我们才会更进一步,更靠近儿时的梦想。到我们上了大学,我们才开始感受到时间飞逝的厉害。猛啃书与赶论文的那一年,有些时候都不太敢眨眼,因为我们开始相信小时候用的千篇一律的形容时间的方式,“岁月就在你『一眨眼』后流逝了”,真的实实在在,一眨眼,流逝了。

到像我这种过了而立之年却还不正正经经的成家立业的家伙,很快也就快迎来不惑之年。错失了在而立之年而立,那几年后当我来到了不惑之年,我会不会也比别人慢几拍,惑他人不惑之迷呢?

老马推出2020年宏愿的时候,我们那时候很单纯的相信那是一个伟大的宏愿。就是因为相信了,考试才写得出泣鬼神惊天地的作文啊!我还记得我曾经算过,当2020年宏愿到来的时候,我到底人几岁了?我到底有没有机会一睹马来西亚成为先进国的地步?没想一眨眼,眼前还有六年我们就2020了。2020终究是会到来,但宏愿却越走越远矣。只有带头的那几个,继续自己讲自己爽。
繼續閱讀
2013年10月23日

第三个本命年

我在深圳渡过了我的第三个本命年的生日。来了深圳两次,大概可以轻易的下个结论:这不是一个我会爱上的地方。第一次来到这里,也同样是从香港机场搭乘渡轮入境。那年2009,我和新山的杨大姐以及征勋老弟,三个大马人远道而来,只为了上一连几天的课。还记得我们下榻的酒店,我和征勋老弟睡到半夜三更,居然有人来敲房门,说是『宵夜送到了!』。我们当时都睡到像猪这样子了,哪来的精神叫外卖。这肯定是送错地方的家伙。但房外那送宵夜同志却没有轻言放弃,一直敲打房门敲个不停。我们不是没空理他,只是不知道开了门会发生什么事。到底会不会被人家捉来痛殴一顿先,还是硬塞那个多少钱的宵夜给我们。。。等等,反正这地方我们人生地不熟,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就是了,哈哈,所以只好让他继续的拍打大门。过了不懂多久,可能他手都痛了,才甘愿走人。好在啊。。。

这一次是因为出差而去了一小趟深圳。为了庆祝本命年,跟老鲍跑到台湾的王品连锁餐厅用餐。主要还是为了自己要做考察。如果有一天我开了饮食业,还是进军酒店业,王品的服务标准肯定是我的标榜。所以我时刻都在想办法了解他们的服务。这一次跟中国王品的员工聊了很多,从那几位20出的年轻员工身上学了很多东西。我只想说,可能有人成功是因为幸运。但幸运是有周期的,如果没有实力,也总会遇到不幸的周期的来临的那一天。所以发展企业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基本功与实力做好。遇到幸运周期时,企业会倍数成长。遇到低谷周期时,却依然可以稳健hold住。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