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6月30日

慶如…糖廠宿舍的老鄰居

出差到東京4/16的夜晚,打開NB想收些公司的mail,意外看到這封旭夫的憶舊情懷。

閱畢,感嘆再三,莫名的失落感縈繞在初春灑落一地櫻花瓣的sakura dori旁旅館房間內……

3/24-3/28在龍潭的渴望園區上課時,碰到了一位日月光的洪副總,向他問起了慶如的近況。在那之前,95年的同學會『驚鴻一瞥』而已,未曾瞭解過他的身體狀況,95年底跟賴老師在高雄參加漢來餐敘的同學應該也不知道吧!

那位洪副總告訴我:Charles(慶如英文名)目前健康狀況不佳,已經很久沒有到公司上班,但是公司仍然為他保留了職位。接下來我才知道,慶如得了胰臟癌,動過幾次手術,平常在家休養,偶爾打電話回公司關心一下。

那次上課還有一位阿聰(鐘秋聰)工研院的同事現任職華邦的賴處長,他也認識慶如(大概是客戶關係吧),也知道他的近況。

綜合的了解是:慶如年輕公司成立時就進入服務了,長期負責業務的工作,應是日月光張氏兄弟的得力幫手吧!只是經年累月的辛勤付出,如今……..

上完課回到公司上班的次日4/1,收到了日月光洪副總一封主旨為『許慶如』的mail,內容有一段是『However, I am very very sorry to learn a sad news this morning that Charles has passed away last Saturday. 』,天哪!慶如在我跟日月光洪副總在高鐵上道別後的隔天3/29那天走了!

當天我就通知了張ㄅㄚˇ ㄅㄚˊ(張裕宏),請他通知相關同學。 接下來他應該通知了振銘,然後又熱心的打電話到日月光去探問一切。
慶如是我虎尾老家糖廠公園旁的鄰居(我家住址是“民主七路四號”、他家是“民主七路十四號”),從幼稚園一直到到揚子畢業為止,我每天上下學一定要經過他家門口。他父親每天上下班騎那部稍矮了一點的腳踏車也一定要經過我家前門;他媽媽是糖廠醫務室的護士,更是每天走路經過我家門口上下班,偶而也停下來跟我媽媽聊聊天。也還記得在下大雨或是颱風之後到他家隔壁十六號的竹籬笆外檢芒果的情形…………..

就這麼一位小時候再也熟悉不過的老同學、老鄰居,在我高中畢業舉家搬到新營之後,其實是失去了連絡。就像你我大多數的同學一樣,一直到前年的同學會才短暫現身,然而就再一次我們跟他又失去聯絡了…………

李建興於東京客旅4/19


首頁│ 下一篇→同學會後有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