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20/05/18

明浯洲場雙碑

島人勒石場司前,志其德。

青嶼張氏一族就家廟重建誌記載為元世祖至元十六年來金門,有張均正者,避戰亂而從泉州徒居青嶼,其裔至明成化正統年間,一門顯貴,為泉南望族。

明代青嶼張氏一族被編僉為鹽籍及軍
籍等鹽籍就要為浯州鹽場曬
納鹽。戶籍世襲,沒有戶籍的人,就不是良民,不能參加科舉考試。正統年間是改變張氏家族一個命運的時代,在一場波及福建全省的鄧茂七起義中被誣,禍延全家,死者數十人,從戎者五人,張敏時年十五歲與年幼弟兄張本與張慶淨身入內廷,送往南京,當了太監。數年後憲宗登基,張敏早晚侍奉、保育聖嗣,寵眷尤隆,從小太監一路升為御馬監、升司禮監太監專掌內外奏章,管理五軍勇士、提督十二團營,而一同淨身入宮的兩個兄弟一為掌管御馬監,一人手握軍權鎮守地方;另族中兄弟如張太翊、張太齊、張太怡等人,俱冠帶榮身;侄子輩的張苗、張質、張暉等,亦授南京通政使、錦衣衛千戶、鴻臚寺等職;其餘宗族子姓「亦多彬彬而出者」,張氏一族在京權勢極高,有權有勢之後,也要翻轉家族世代的命運。成化十九年青嶼張氏家族終於出了第一個舉人張定,宏治三年成為進士,最高任至山東布政司參議。

「滄浯瑣錄」記載:洪武二年,鹽課照元徵催,惟設鹽司總場百夫長一名管辦。八年,停罷。嗣又重行開榷,不設司令、丞諸名目,乃除授副使攢吏,每年編排:總催二戶、秤子一戶、團長不等,十年一次輪流收支。遞年給與鹽課戶工本每引四百升,給鈔若干。除納稅糧外,凡雜役盡行蠲免。永樂後,鹽籍里甲悉赴有司聽勾攝,疲於奔命。其倉廒,又令總、秤人役自備木石架刱。坐是隔涉海道,風濤時作,商販弗到。正統間,倉廒圯壞,運司因奏將鹽額本色停罷,行折米法。當年總、秤收交附近金門倉,為軍備支用,民困始甦。景泰以後,一例鹽課折納本色,有司又編入均徭。成化間,大戶張益冑率姪大翊赴京陳狀,詔准寬免。

夫浯、烈皆海中地,飛沙走石,耕種不足糊口;惟於海濱積沙潮到之處,砌石為坵,以晒鹽營生,故鹽直最賤。遇久雨,或終月不能晒鹽。洪武間,設司徵榷。二嶼民既當九圖里甲,又編為永安、官鎮、田墩、沙美、浦頭、斗門、南埕、寶林、東沙、烈嶼十埕;立永安,官澳、田墩、沙美、浦頭、李保、南埕、古寧、寶林、東沙、方山、斗門、烈嶼、南北十四倉,共辦鹽一萬四千九百七十六引三百六十一斤(每引鹽四百斤)。埕又編為十甲,類多消蝕賠累,奏奉准免雜差並起解人犯三分折一,在都隅者一例科派。後因本場阻海,畦丁逃亡,鹽課失額,姑將上都犯徒之家免罪充補。至正統八年,運司奏准:每引折米一斗,共米一千四百九十六石九升三勺;又將折米查照鹽戶丁產每丁分受三斗六升、每田米一石科受二斗五升,徵納金門倉。又因浯洲丁糧不敷分受,將上都糧戶撥補湊足受鹽之額。後鹽民苦於搬運,相率控訴,優免雜派差役。成化八年,本縣誤將弓箭緞匹並雜泛混派,有李宏謙、張益冑奏准照例優免;而太監張敏者,青嶼人也,復奏准優免。鹽戶稍得蘇息矣。正德八年,本縣將鹽米抽編驛傳差役。嘉靖九年,又該聽選官陳文奏准:將鹽米每石折銀五錢,加耗修倉銀三分,共銀七百四十八兩,徵解府庫,支絡金門所官軍俸糧。至萬曆三年,議設南路鹽運分司;將晒鹽坵盤分則清丈,每方一丈,上則六釐、中則五釐、下則四釐,共徵稅銀八十六兩。而晒出鹽斤,召商領引,許行漳、泉二府,上到新橋、下至柳營江。行之三年,而稅微薄,商民不便;後議罷引,將灶民充商,自晒自賣,而徵稅於鹽船。萬曆七年,兩院議將本場各澳鹽船丈量長闊,赴海防廳編號。載鹽百石者稅銀一錢五分,共船稅銀一百二十兩,與坵盤稅俱解布政司。鹽船另有稅引煩費,不得混在商、漁、渡船科餉之數(萬曆間「縣志」)。

從記載中可知當時張氏家族所在的浯州場灶戶鹽課負擔不是很重,但是,官府常常向灶戶攤派雜役,灶戶疲於奔命,甚至離鄉背井,家破人亡。在朝中有張敏支持下,張氏族人張益胄聯合浯州場其他灶戶,一同奏準免除該場灶戶辦納弓箭、緞匹等上供物料,以及其他雜泛差役的任務。
浯洲場灶戶因此減了,而整個同安縣的賦役收入就大減了,朝廷定下的賦稅徵收目標完不成了,不久後同安縣便又將這項負擔攤派給浯州場灶戶。張敏得知後直接上書皇帝「復奏準優免」,阻止了同安縣的再攤派行為。為防止再攤派,就把同安縣部分民差,轉移給同府的其他縣民戶,也引來其它縣的模仿。也造成被轉移縣民戶的負擔變重,安溪縣志就記載「成化年間,同安民米多詭寄鹽戶優免」各縣官員和百姓大為不滿,多次請求減免這些額外負擔,後泉州府改變政策為「一府七縣糧米融派五驛」,改以府為單位進行課賦並共同協調攤派差役。

張益冑,青嶼人;浯之鹽大戶也。景泰以來,鹽課折納本色;有司於折納米外,又編入均徭,與農民一例科派。民苦之,以是逃外郡者星散。成化間,率姪大翊赴京陳狀,奉詔蠲免。島人勒石場司前,志其德(「滄浯瑣錄」)註:蠲免解釋免除。

因為這件事情,島人感謝張益胄等人,在場司前勒石立碑,感謝其恩澤,此碑也就是一般說的功德碑。場司全名為「
浯洲場鹽課司」,在縣東南浯洲東埔石鼓山下。元至正十六年,置管勾司。至大二年,改為司令司。洪武元年,改為踏石司。二十五年,改為鹽課司。嘉靖間,司舍頹廢,汰革。

在鄭氏族譜也記載過此碑的存在,可惜在縣志裡並無祥細記載此碑內容,經拓碑後得知一塊為成化十四年一塊為嘉靖年間所立。



 



金城鎮內石香爐←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