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12/12/21

大地.吳氏家廟

 
冬至大地吳氏家廟祭祖/大地鄉規


     
     
冬至這一日金門各村落各姓氏宗祠也舉行不同程度的祭祖活動,平常大門深鎖的宗祠也因為要祭祖而開門,平時進不了的宗祠在這一日就可以進去看一看了,這日特別來到大地吳氏家廟,建築是沒有什麼特別之處,重點是在家廟裡頭有個東西要來看看。
 
欽命左侍郎提督福建全省學政加十級紀錄十次徐為
「輝溢膠庠」
誥封通奉大夫二品銜候選知府吳慶祿立

最特別的就是這一方「鄉規」
此匾為木板陽刻,光緒二十年(1894 年)二月,大地吳氏房長暨闔鄉人立。
竊聞朝廷著嚴禁之典,草野申公約之條,我鄉僻處海隅,漁農為業,無奢無怠,人共安乎儉勤,不薄不偷,俗專尚夫純
厚,蓋幾幾乎讓畔讓路之可風,而未嘗有狗偷而鼠竊者也,迄于今人心不古,俗習日非,間有二三不肖,不思奮志經營
格供乃職,偏自紛心利欲,陷入非途,或乘風浪振憾強奪殘器於碎帆,或
窺草穀發生盜取成物於薄野,利爭目前,言忘身後,壞至正之良規,瀾莫挽於既倒,恣無厭之壑谷,柱誰作乎中流,日
積日深,禍延胡底,愈趨愈下,力無如何,爰集鄉人會同嚴禁,自今日既禁之後,各房長務須約束其子侄,開自新之
路,化暴為良,滌舊染之污,改邪歸正,庶禁約嚴而鄉規整,大地舊家聲
或得再振於今,焉未可知也。
謹將禁約條款開列于左:
一、緣海往來客船,無論遭風宿泊,不許盜斬椗舵,奪取貨物,即或沖碎流泊者,亦當報官嚴護,不得擅自撈拾殘器,釀
成禍端,敢有恃頑不遵,恣意盜搶者,鳴眾公誅,呈官究罪,其違禁生事禍延閤鄉者,動費若干罰他自理,倘他埋脫,即
向親堂跟究,徇情私勒,隱匿不報,察出同罪。
一、緣山麥豆瓜穀,無論曲秀成實,均不許乘間盜取,敢有恃強不遵盜竊被捉者,白晝賞封弍千,暮夜加賞肆千,罰錢壹
檯,充公示眾,餘聽失物人等追究賠賍,違者會眾公誅,簽呈治罪,賞封戲錢,均盜自理。
一、緣岸草木為園藩籬,春夏秋冬,概不許縱牛喂蹂,斬刈根苗,敢有犯禁被捉者,白日賞封弍百,暮夜加賞肆百,罰錢
壹檯,分餅閤鄉,違者公誅,縱牛喂蹂,減戲壹檯。
一、緣礁赤菜物各有主,不許冒認盜搜,敢有故違被捉,除賞封外罰錢伍拾千充公。
一、坐地分賍與夫承授盜物,一經察出,傾家罰款,違者會眾公誅,呈官究治。
一、暮夜之間,不許取帶犯禁諸物,違者罰款依瓜穀例。
一、未到尾牙者,無論男婦老幼,不許携籃上山掘取薯瓜,違者分餅閤族。
以上禁條,各宜凜遵,毋違切切。
光緒甲午年春如月日大地房長吳暨闔鄉人立 

今金沙鎮大地、東山、東溪吳姓是同一開基祖繁衍的血緣聚落,本禁約是鑒於有不肖鄉民,趁機搶奪遭風浪而擱淺的船
隻,以及竊取山上的作物,大地吳氏爰集鄉人會同嚴禁,訂定禁約,對於犯禁者給予嚴厲的處罰。其中有罰錢演戲,或
分餅閤鄉、分餅閤族,讓犯禁者聲名狼藉,也達到宣傳警戒鄉民的目的。禁約中有「分餅閤鄉」與「分餅閤族」之
別,閤鄉指大地村而言,吳氏二房主要分布於大地,閤族指大地、東山、東溪吳氏全族族人。
本禁約首條是禁止盜取停泊船隻的財物,即使是因船難被沖碎飄流的器物,也不准私自撈取,怕因此而惹來牽連全鄉的禍
端,故違犯者是呈官究罪,而非鄉內自行處罰私了。訂此條禁約的側面,也說明當時應有鄉民確有趁人之危,搶奪因遇強
風而停泊此地船隻的事情,或撈取遇難船隻飄流的器物,《浯江古賢保自治公益社》也訂有相似的規約。
不僅百姓有趁人之危,搶奪遇難船隻財物之事,更遭的是理應保民佑民的兵丁,趁火打刦的惡行更令人不齒,道光4 
年(1824 年)立於台南府的〈嚴禁兵民乘危搶奪商船碑記〉云:「照得臺灣沿海地方,每遇商船遭風擱淺,在地兵丁即
相率上船,將貨物搶奪一空,并將船隻拆毀滅跡。此種惡習,最堪痛恨,……為此,示仰爾等兵民、人等知悉︰此
後如遇船隻遭風擱淺、或已覆溺,兵丁皆當上前竭力救護。……如仍敢乘危搶物、傷人、拆毀船隻,法在必懲。」 

本禁約主要在防制鄉民偷竊山上的麥豆瓜穀,與礁岩的海菜,這是鄉民維生之物,而偷竊者,往往也是因三餐難繼,為饑饉
所迫的升斗小民,反映往昔金門物質之困乏,與生活之艱辛。乾隆46 年4 月〈嚴禁妄報官牙壟斷市集碑記〉云:「竊金門孤
懸海島,民賴漁鹽,地產地瓜、花生,日食維艱,柴草米榖,全賴內地運載。」
《新金門志》的編者許如中形容金門的
民生為:「近世紀之中國人,本已小貧大貧,而金門之貧也尤大。」 金門人日食維艱的情況,一直到民國五、六十年
代以後,才有顯著的改善。
禁約中,「暮夜之間,不許取帶犯禁諸物」,是指晚上不得上山採拿麥豆瓜穀,或至礁岩採海菜,以避免有人也利用夜間竊
。「未到尾牙者,無論男婦老幼,不許携籃上山掘取薯瓜,違者分餅閤族。」是為了讓地瓜有足夠的成長期,塊根可
以更碩大結實,用以防止地瓜尚未成熟,即有人會來偷竊,同時到了尾牙時,天氣乾冷,霜氣較重,有利於曬製薯簽,但就
訪問所知,往昔,未到尾牙時,鄉民為了三餐吃食的需要,同時也怕別人均採收後,自己的地瓜將成被偷竊的目標,因此往
往未到尾牙便已開始採收了。
未到尾牙,若上山掘取自己所種的地瓜,被罰「分餅閤族」,其處罰極重,能否真正實行,令人懷疑,但也反映出往昔作物
遭竊的嚴重性。語云:「衣食足而知榮辱」,反之,枵飢失頓的日子,往往讓人背棄仁義,忘了廉恥。
「邑民之患,惟饑與盜。」「饑與盜」是同安的大患,也是整個閩南沿海長久以來的大患,金門之情況依然。從金門地
方志書與《顯影月刊》的記載,可了解民國四十年代以前,金門有本地之盜,更有來自於大陸內地的盜匪,但金門地處邊
陲,官府力量薄弱,力有未逮,故民間只好自行籌謀,各族或各村訂定公約或禁約,其目的就是要藉由公議的罰則來防範
竊賊,有些村落的村民更輪流於夜間巡守田園,以防作物被竊,本碑可作為民國四十年代以前,金門常民生活史與治安史
的見證,讀史應知殷鑑啊! 

資料來源:金門碑碣翫跡/作者:陳炳容、葉鈞培



新頭.陳氏冬至祭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古寧頭李氏主房祭祖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