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12/03/12

周德興的風水傳說

周德興真會堪輿?


 

堪輿:堪,地突之意,代表“地形”之詞;輿,“承輿”即為研究地形地物之意,著重在地貌的描述。《 史記 》將堪輿家與五行家並行,本有仰觀天象,並俯察山川水利之意,後世以之專稱看風水的人曰:“堪輿家”,故“堪輿”民間亦呼之為“風水”然或有稱“堪輿”不只看風水而已,而應分五部份,曰:羅羅、日課、 玄空學、葬法及形家。

在《明史》中的周德興

周德興,濠人與太祖同里,少相得。從定滁、和。 渡江,累戰皆有功,遷左翼大元帥。從取金華、安慶、高郵援安豐,徵廬州,進指揮使。 從討贛州、安福、永新,拔吉安再進湖廣行省左丞。同楊璟討廣西,攻永州。元平章阿思蘭及周文貴自全州來援,德興再擊敗之,斬朱院判。 追奔至全州,遂克之道州、寧州、藍山皆下。進克武岡州,分兵據險,絕靖江聲援。廣西平,功多。 洪武三年封江夏侯,歲祿千五百石,予世券。

 

是歲,慈利土酋覃垕連茅岡諸寨為亂,長沙洞苗俱煽動。太祖命德興為征南將軍 ,率師討平之。明年伐蜀,副湯和為征西左將軍,克保寧。 先是,傅友德已克階、文,而和所帥舟師未進。及保寧下,兩路軍始合。蜀平,論功,帝以和功由德興,賞德興而面責和。且追數徵蠻事,謂覃垕之役,楊璟不能克,趙庸中道返,功無與德興比者。复副鄧愈為征南左將軍,帥趙庸 、 左君弼出南寧,平婪鳳、安田諸州蠻,克泗城州,功復出諸將上。賞倍於大將,命署中立府,行大都督府事。德興功既盛,且恃帝故人,營第宅踰制有司列其罪,詔特宥之十三年命理福建軍務,旋召還。

 

明年,五溪蠻亂。 德興已老,力請行,帝壯而遣之,賜手書曰:" 趙充國圖征西羌,馬援請討交址,朕常嘉其事,謂今人所難。卿忠勤不怠,何忝前賢,靖亂安民,在此行也。"至五溪,蠻悉散走。會四川水盡源、通塔平諸洞作亂,仍命德興討平之。十八年,楚王楨討思州五開蠻,復以德興為副將軍。 德興在楚久,所用皆楚卒,威震蠻中定武昌等十五衛,歲練軍士四萬四千八百人。決荊州嶽山壩以溉田,歲增官租四千三百石。楚人德之。還鄉,賜黃金二百兩,白金二千兩,文綺百匹。

 

居無何,帝謂德興:"福建功未竟,卿雖老,尚勉為朕行。"德興至閩,按籍僉練,得民兵十萬餘人相視要害,築城一十六,置巡司四十有五,防海之策始備。逾三年,歸第,復令節制鳳陽留守司,並訓練屬衛軍士。諸勳臣存者,德興年最高。 歲時入朝,賜予不絕。二十五年八月,以其子驥亂宮,並坐誅死。

在泉州一帶流傳的傳說和故事裡,周德興的名字出現頻繁,並且是以惡人名義出現。

 

泉州人傳說,朱元璋在位時,欽天監奏說:“臣昨夜觀天象,閩南有五氣”,朱元璋信以為真,便令周德興南巡,暗察凡有可能兆出天子的風水地,概以破壞,斷其龍脈。以此為基礎,泉州所有有關周德興的故事,都與其破壞“風水”相掛鉤。有這層心理因素,周德興所有的功統統被其過抵消。

如承天寺的傳說,承天寺後面有一座小山,上面有一塊石頭,像鸚哥,山就叫做鸚哥山,據說是風水寶地,會出高僧,還會出真命天子,周德興便在承天寺旁邊開三條路巷,將路做箭,三條路巷就是三支箭。頭一支箭為承天巷,射向第一山門,第二支箭為敷仁巷,射向大雄寶殿,第三支箭為新府巷,射向鸚哥頭部,用三支弩箭來破承天寺的風水。

又如大郎巷內的“東觀西台”,由於週認定是“鳳穴”能出天子,便令開闢一小巷,直對吳氏祠堂後面,並在巷頭建一小宮,挖一燒金紙的爐,形似原始時代的火藥銃,誘惑民眾燒金紙,發銃打鳳,破壞風水。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反而因為燒金紙,讓”飛鳳朝天“,吳家後代因此飛黃騰達。

 

此類故事,存在泉州眾多的歷史古蹟裡,泉州人說周德興破壞了泉州十八處的“天子地”,臨回京前,泉州人用送殯的鼓樂為其送行,周德興誤以為是喜慶之樂,心存愧疚,便叮囑鄉紳在泉州各城門建一關帝廟鎮兇邪他留在泉州最後的一點功績也變成他彌補過錯的行為,可見泉州人對他是刻骨仇恨。

 

其實,不管以上傳說是否屬實,我們亦可推測,江夏侯周德興對泉州古城的建設是做出一定貢獻的,他亦有一定的規劃眼光,所謂破壞“風水”一說,自有民眾的偏見和歷史的誤會。

 

明初,隨著福建山區反抗勢力的逐漸平靜,福建的軍事佈置漸漸以沿海為重,當時沿海在尚存一部分反明勢力的同時還面對倭寇屢屢入侵的情況。周德興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被朱元​​璋派到福建整頓軍備的。周德興為朱元璋同鄉,同時還是一名驍勇的戰將,明史載其曾威震蠻中,其在福建所做事情反而次要,《明史》的傳記裡,關於周德興在福建的所作所為,只有短短幾行:“居無何,帝謂德興:'福建功未竟,卿雖老,尚勉為朕行。'德興至閩,按籍僉練,得民兵十萬餘人。相視要害,築城一十六,置巡司四十有五,防海之策始備。”

 

周德興為福建海防建設而來,卻遭到民眾激烈反抗,留下“千古惡人”之名,原因何在? 從短短的傳記裡,亦可得到端倪。其一是“按籍僉練,得民兵十萬餘人”。別的史料記其就福、興、漳、泉四府民戶三丁取一為沿海衛所戍兵。抓丁為兵,古代不知道留下多少關於此類慘劇的詩文,而在社會尚動盪不安的明朝初年,此事當造成更大的社會動盪,也自然要加深民眾對執行者的仇恨;其二是“相視要害,築城一十六,置巡司四十有五”。如此沉重浩大的工程,費用一輪輪攤派在老百姓的各種徭役雜稅裡,在已經被元末的各種戰爭和禁海遷界等拖得民不聊生的閩南諸地,自然會遭到激烈的抵抗;其三亦有周德興此人驕橫性格的因素,《明史》記周德興“功既盛,且恃帝故人,營第宅踰制”。雖不能得全貌,也可略知一二。泉州民間傳說裡的周德興,不論到哪裡,都是騎著高頭馬,跟著一堆隨從,目中無人,可見也不是完全沒有依據的。(資料來源:百度百科)

 

在金門則也有關於周德興的一個傳說。金門城是個「五馬拖車」帝王風水穴,如果依照堪輿學來論斷,金門這個地方有可能會出二位帝王。明太祖從一個流落街頭的無業遊民、深居寺廟中的小和尚,飛上枝頭變鳳凰,金鑾登基,命運可謂千變萬化,故而非常深信與著迷風水學。在得知金門有個出皇帝的好風水,真有如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於是乃派江夏侯周德興到金門來查看,順便將之鏟除,以免影響他的帝王美夢。

        周德興來到金門後,發現帝王穴就在金門城這個地方,它是一個「五馬拖車穴」,其運有如五馬拖曳一輛馬車般,奔馳如電,氣勢非凡,瑞氣直衝雲霄,頗有蓄勢待發之氣。周德興忖度再三,終於理出:「欲使風水斷、氣勢沈,應建石塔以栓飛馬( 亦謂壓龍 )」,因此就在南磐山麓興建「文台寶塔」。豈料人算不如天算,此塔建成非但未能停滯運勢,相反的卻轉勢為「磨仔心」,致使五馬狂奔不已。思之再三,周德興再次於水頭建茅山塔,欲以雙栓制之,無效,更在西門城外緣另造「五條石」以夾馬足,還是未能稍歇其態勢。周君思之再思,便決定於東門城外挖一深坑,偶便當五馬奔馳至此落坑足斷身殘。但很奇怪,當白日構工挖掘好坑後,至夜卻由鬼神填之,所以無法竣工。周君深煩不已。一日於半夢半醒間聽見有二小鬼說到:「欲破運勢最懼銅針烏狗血,何畏千軍萬馬摧?」周君醒來即命人取來胎盤、黑狗血及銅針等諸汙物祭之,終於將深坑掘成,並也就此斷了帝王穴,即坑即鄉老所稱之「鬼仔潭」。

        據說周德興完成使命後返朝覆命,但也因違反天命,自忖難以善終,且恐禍及子孫,故曾向明太祖請命,百日後賜葬「剪刀穴」,並豎葬之,以求單丁過代,以承香煙,其隱憂竟也應驗,豈不怪哉!

 

在塔后村有一塊傳說是明代時所刻「占」字風水石(睡牛穴),據民眾口述表示,過去長輩曾提到此為在明代時候的一個傳說。金門有個『五馬拖車』帝王風水穴,有可能會出現兩位帝王,而明太祖覺得倍受威脅,於是派江夏侯周德興到金門來查看,順便將之剷除,以免影響他的帝王美夢,而周德興在勘查過許多地方,該處亦是他勘查之地,所以留下一個占字。後來到金門城,認為帝王風水穴就在那裡,於是便建一座『文台寶塔』,想斷掉帝王的風水穴,沒想到反而助長其勢,後來改用其他的方法,才斷了這個帝王穴的傳說,而該民眾也說,占字風水石(睡牛穴)也因而斷成兩半,現在這個占字風水石也留給居民以及後人無限的暇思。

周德興真的會風水嗎?在這一本書裡《二十四山修納秘訣》河東巽穎甫匨(匨:藏的意思)

  

這一本裡書裡面寫的是周德興著,書中還畫了許多風水穴位的圖形出來。另一本紫陽夫子地理詩中也有寫到「江夏侯先生浯洲讖語」,看來周德興會風水之說真有其可能之說,無風也不起浪吧!



首頁│ 下一篇→主旨:函請台端辦理盜用本人所攝之照片事宜,請查照。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