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飯店民宿搜尋
首頁 »
2008/05/26

后壟村景

在明代出了個探花的小村落

后土新地勤拓墾,壟分界田誠耕耘。

溪湖里轄區以溪邊及下湖最具規模,里公所設在溪邊,因此稱為溪湖里。或因含溪邊、下湖兩自然村而得名。含自然村有溪邊、下湖、復國墩、后壟、下新厝及新設之裕民農莊。里民務農為主,海邊之溪邊、下湖、復國墩則有捕魚為生的,居民生活淳樸。

明朝探花林釬「將生之時,甌壟湖中鳴沸三日夜」今甌壟湖已因風沙積壓無存,湖名、鄉名相得益彰。「壟」為田中之高處,游沙四處飄飛,處處沙堆,此處沙堆或許當時已達最遠、最後。因此以「后」壟為名,但舊后壟終亦為飛沙掩埋,最後的沙堆應已推移到西洪村,西洪村成了最後的受害者。

明嘉靖年間(1522-1566)之《滄海紀遺》並無后壟的記載,但是明萬曆丙辰年(1616)本村卻出了一位全同安縣自古以來最高的科甲功名-林釬探花,林釬記載為甌壟人,清朝中葉名為後壟(或為甌壟,劉澤民),屬同安縣翔風里18都滄湖保(或為倉湖保,劉澤民)。後壟一名,沿用至今,目前屬金湖鎮溪湖里。又寫為后壟,后壟久受風沙之患,清道光年間,由舊後壟(新後壟西側)遷於現址,本村以林、黃二姓為主,居民務農。

黃氏家廟
金門黃氏宗親共分六大股,於每年農曆正月初三舉行迎五安祖慶典,由六大股輪流當值,六大股包括汶浦(後浦頭)、汶水(後水頭)、金水(前水頭)、西園、后壟、尚義、金門城一股、東店、英坑、官澳一股。

保安廟主奉廣澤尊王

后壟村內一景

林釬,字實甫,號鶴胎(在平和靈通巖內有供他的神位,紀念他在這裡讀書過)甌壟人,後裔遷居龍溪西坑洞口社。明神宗萬曆丙辰科(1616年)殿試一甲第三名(探花)及第、授翰林院編修,官國子監習業,後升祭酒,(相當現代的大學教授)迨明熹宗天啟年間(1621~1627年)權閹魏忠賢勾結熹宗乳母客氏擅權亂政,勢焰熏天,欲提取置在國子監的銅鼎、銅缸鑄錢,以中飽私囊,林釬堅決不允,又閹黨當時在全國各地為魏忠賢立生祠,有閹黨的孝子賢孫監生陸齒齡等人求見林釬,胡說魏公「功德巍巍,宜立像於太學,與孔子並尊。」林釬嚴辭拒絕道:「孔子聖人,依禮享受帝王朝拜。魏忠賢若與孔聖人並列供奉,他日皇上入學拜聖,君拜於下,臣坐於上,可以嗎?」陸萬齡輩啞口無言。
後林釬稱病辭官賦閒,他一生清貧兩袖清風,回到洞口社,老屋依舊,他釣魚。夫人織布,清貧度日。到明毅宗繼位,改元崇禎,剷除了閹黨,客、魏均處以極刑後,佳許林釬議論端正,風骨錚錚,擢為禮部侍郎兼侍讀學士 ,因此故老尊稱為「閣老」。
俗話說:「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林釬雖精明練達,日理萬機,難免有所疏忽。那年鄭芝龍等十八猛,橫行於泉廈海上,有意受招安。他兩次大勝洪都司而不追,俘虜游擊而不殺,打敗俞都督師於海上,中左棄城逃竄,鄭芝龍約束他的部下不許登岸,不掠岸上一草一木。當地縉紳們認為:鄭芝龍這樣不追、不殺、不掠的表現,實欲投降有受招撫之心,應派人去招降,允許他立功贖罪。於是就附會「義士鄭芝龍收鄭一官有功」為題,報請朝廷論功授職。林釬不明內理,信以為真,便批准招降鄭芝龍等並授以官職。他不知道鄭芝龍就是鄭一官。
鄭芝龍受招安後,重謝當道縉紳,更感激林閣老的栽培。當林閣老壽誕吉辰時,奉千金為壽。林閣老婉言謝絕,在禮單後面批一行字:「成人之美,君子也;因之以利,非君子也。」
一天, 林釬為毅宗皇帝侍講,皇上偶然問一句:「芝龍、一官,是一個人呢?還是兩個人?」林釬一聽,知道事出有因,只好說:「臣侍罪京師,鄉里的事情,臣不能詳知,容查實回奏。」
他回府一查問,果然錯了,自己一時失察,犯了欺君大罪,便吞金自殺了。
崇禎皇帝沒想到林釬老臣的自尊心和自責心會如之強,嗟歎不已。顧及他一生廉潔奉公,不立門戶,深為器重,便御書「澹泊寧靜,中正和平」八個大字賜之,在他的家鄉官道,立三間五層的石牌坊,以表彰他,謚號曰「文穆」,並為他的墓碑額題「慈孝承恩」篆書四字賜之。林釬的墓塋初葬在倉門,後遷洞口,墓坐北向南,面寬三米,系將林釬和他的母親陳太夫人及其元配楊夫人三人合葬一處。現其墓龜基碑及石獅,石狗仍完好無損。

村內有許多的防空碉堡

村口的老樹迎客



料羅村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下新厝村景
本文引用網址: